2022年3月17日 星期四

世界小事筆記 -《「歷史轉折的敘事」-下篇》

確實,歷史轉折可能來自丢石入水的偶然,應該為當時在任的「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巴契夫的「解構」,其主旨在於「新思維」和「改建」的歷史辯證,有利於人類的文明進程,應給予鼓掌。他後來因為有功於西方赢得冷戰的勝利和仍待驗證的「歷史的終結」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戈爾巴契夫,在「蘇聯」以外享有盛名,却在國內,成為「蘇聯解體」的罪魁禍首和昏君,曾到受守舊勢力軍人的流產政變和政敵的惡言攻擊,甚至在路上被深受經濟崩潰之苦,難以温飽的俄國大媽公然出手攻擊頭部。

這種看似個案的事件,積累民怨氣氛後,也有深刻的歷史轉折意義,就是多年專制和洗腦下的守舊勢力是反動不已的,在台灣的民主改革進程中,歷史的反動和虛無是相似的和熟悉的。

那種氛圍和俄國歷史傳統的專制基因,也結合孕育出當今的俄國強人普丁在歷史的偶然登上政壇,日後以話術建構專制而自欺的「歷史必然」:「重建祖國俄羅斯的偉大榮光」,本質上,是恢復「舊蘇聯」的帝國主義,對野心擴張而吞併進來的廣闊領土和扈從領域再構築起圍牆。

普丁的野心和侵略性的帝國擴張作為,也深刻地影響鄰國那位想作「中國帝國主義千古一帝」的「男兒」,專制的昏君習近平。普丁發動侵略主權國家烏克蘭的戰爭已失利;更受到西方國家和人民在各領域的制裁和反擊,普丁的強人地位將淪落成俄國近代史上政治、經濟和社會再度崩潰的昏君和罪人。

長期押注普丁會一直中頭彩的習近平,將會是下一個「槓龜王」。客觀的歷史形勢的發展方向,不隨主觀的強人意志而轉移;昏君,常年偷抓雞,也有被雞啄傷的時候,誠然。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