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戰國時代,就是「不友善」!》

俄國把台灣列入「不友善國家」的名單上;顯然地,反感於台灣對其侵略烏克蘭的譴責和參加高科技商品禁售的經濟、金融制裁戰爭。依惡棍普丁所言,參加制裁俄國,形同「參戰」。台灣,很榮幸地,參戰「抗俄」矣!

實在是很諷刺也很霸凌,俄國已被聯合國認定為侵略的一方;俄國對無武裝的烏克蘭平民亂轟濫炸,公然違反國際法有關於交戰的約束,自己何曾友善對待這個世界和平民。人必自侮而後人辱之,國家也是一樣。

何況,不久前,俄國和中國簽署‘’友好無上限的合作協議‘’,在其中,俄國應中國的要求,承認陳腔濫調的、虛構的「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領土的一部份」,何曾對不相關的台灣友善過?

俄國與烏克蘭正在談判,俄國的條件之一,就是烏克蘭必須承認被併吞的「克里米亞」是俄國領土的一部份。顯然地,俄國和中國所進行的,正是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所指控的,偷偷摸摸的陰謀交易。

台灣被俄國指控不友善,不是始於最近。俺至今仍有印象,台灣在「戒嚴時期」的國策之一是「反共抗俄」。學生時代,俺還曾讀過蔣介石所寫的、「中央出版社」印製的那本書「蘇俄在中國」。台灣被俄國視為不友善,台灣對俄國沒好感,是有近代史上的傳統。

日本與俄國,曾經在1905年有過「日俄戰爭」,本來就互有戒心,當時台灣已是日本在「馬關條約」中得自「清帝國」的南方領土;國際法上,台灣也在日本的領土主權管轄下,曾一體地,加入「日俄戰爭」。

未來,日本仍有可能因「北方四島」的領土聲索,與俄國再起戰爭,台灣人對日本較友善,在地緣戰略上、人民情感上和友誼道義上支持日本抗俄,不是不可能。「日本有事」,也是台灣的「週邊有事」,更是在「日米安保條約」和「台灣關係法」上的「米國有事」,那也是考驗米國自己所一再強調的,對台灣的承諾「堅若磐石」?!

從地緣戰略上觀之,曾被「蒙古人西征」和長期被「騎馬民族」統治過的,而有「斯拉夫民族之辱」的創傷陰影,俄國的最大敵人是東方的中國。獨裁者史大林需要表面上獨立而實質上,去軍事化,經濟上依賴俄國的蒙古國作為與中國之間的緩衝,正如同俄國當前對烏克蘭的戰略野心。

蒙古國對於目前被中國統治的「南蒙古」,也就是中國的「內蒙古自治區」,或「前中華民國」在中國時代的「塞外四省」,仍有同為蒙古民族情感上的聯結。未來,中國仍有可能與俄國因當前喊爹叫娘的噁心狂愛,日後量變而質變淪為狂悲和狂恨,不是不可能!

浮世不靖,地緣上的戰國時代已開始,合縱連橫,遠交近攻是表象,本質上是實力爭強;地緣爭強上,台灣不可能沒事,也不必怕事!為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尊嚴,應該更強本固實,對那些強權惡棍國家「不友善」,只是自由國家的最低道德義務。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