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帝國戰爭的末路」》

世界的運轉方式和方向,不以個人主觀意志的堅持而改變;唯有動心起念肇事者改變自己或被改變。妥協,對於實現權力意志到極至的強權者,也許沒面子,也不甘心;但是,客觀形勢的現實,戰術時程逾時,佔領進程不符預設,代表原來的戰略設定是錯誤的。

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初起,就不曾有見好就收的機會,代表「投機」已失敗,若不知停損,只能自我安慰,當作「投資」於泥沼地。長期而言,「帝國主義者」的領土擴張野心是讓帝國,也許不死,只是逐漸潰散消解中。

數位時代的爭勝領域不在領土版圖的擴大佔有。俄羅斯的歷史和斯拉夫民族的意識,受到近世兩次來自西方的侵略,法國拿破崙和德國希特勒的東征,傷亡慘重而對西方,尤其對西歐沒有安全感而特別地警惕,需要中歐和東歐作為安全的緩衝區。

若再上溯至中世紀的蒙古人西征和欽察汗國的二百四十年的長期佔領統治,對於背後之地的遥遠東方,也有鞭長莫及的強大不安全感,尤其需要在與中國之間,必須先改造蒙古,成為去軍事化和表面上獨立的依賴,却是與中國之間的緩衝。

當今,俄國普丁對烏克蘭的戰爭有歷史脈絡,就是在西線將烏克蘭改造,扶植成另一個無害的蒙古國。普丁的帝國擴張戰略,基本上,就是「安中攘西」。至於南方的內、外高加索地區是異教信仰區,屬於基督教與伊斯蘭的宗教對立,已有千年以上,在「阿富汗戰爭」灰頭土臉撤軍後,已得到異教勢力的教訓,目前只能自制。

看著俄國遼闊的領土地圖,跨越歐亞兩大洲和十一個時區,佔地表土地面積的八分之一,資源豐富而未有效開發利用,只能棄之於地底;人口又女多男少,人民中多酗酒者,實在難以理解,為何領土野心無窮?

俄國民族有「自我欺騙」、「自我衝動」和「自我催眠」的精神疾病,姑且以「帝國自戀症」稱之,以為此後,俄羅斯將是永固不敗的國家。然而,近代多次的蠶食週邊弱小得逞,將在覬覦烏克蘭的戰略設定錯誤中全盤皆輸,而且淪為邪惡帝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