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28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虛幻是幸福的!」》

一場大多數人不相信會發生的戰争,還是發生了。戰犯的主角是俄羅斯國家、總統普丁和其「戰犯政府」,也包括民調所呈現的,支持發動侵略戰争的邪惡人民。

回憶上世紀,納粹德國的對外侵略戰争,初期的「閃電戰」和輕易取得勝利,征服鄰國,讓大多數的德國人民陷入狂熱地支持納粹黨和元首希特勒。就如同當前的俄國人民,狂熱地支持多疑又癡狂的強人總統普丁,高達八成多的民調支持度,包括讓自己引以為傲的「祖國俄羅斯」正在烏克蘭犯下的戰爭罪行;被視為不存在。

旁觀者清楚也明白,被集體催眠和洗腦的人民會呈現集體自欺欺人的表象,以為祖國強大了,祖國無敵矣!浮世殘酷者,在於面對真實;不過,在此之前,當事者是拒絕承認自己的虛幻,那是一種會讓自己有幸福感的嗎啡作用,在認知系統中的病毒機轉。

前述列舉德國與俄國的虛幻表象,也是普遍的現實。中國也是以為虛幻是幸福的俱樂部成員,當自己陷在「極端清零」暴政的困境時,竟然矯情又偽善地要求台灣,疫情管理政策的新進程莫釀成更多人命折損的災難。中國還自許制度優越而貶抑台灣的防疫成果。這是典型的自卑變自大的自以為是幸福的虛幻;大頭症矣!

在台灣內部,也有內建此症候群的大頭症現象者:台北市的市長發出「軟性封城」的警訊,以應對自己所認知的危機:不久之後,確診病例將暴增。嚇人矣!無所憑據的自欺,却自以為是「先知」的幸福。

其實,正如希特勒、普丁、習近平,台北市長都是「虛幻是幸福」的群組成員;攻城掠地的佔有慾、控制慾和權力慾的幸福感,使自己有偉大感,在虛幻作用下的眼界所及都是待治理的「瘋城」。慾望的潛意識難以化解,表現虛幻癡狂而不知所云,不知所止。

世界小事筆記 -《「多禮的斯拉夫軍團」》

斯拉夫民族是一支龐大複雜的民族,主要生活在歐亞大陸的東歐、東南歐。在俄羅斯的文化場域,生活在烏拉山到窩瓦河、頓河流域之間的大陸上,被稱為「東斯拉夫人」;生活在東南歐巴爾幹半島上的是「南斯拉夫人」(俄文標記Южные славяне),拉丁文的標記Jugoslavija,其中"jugo",指涉方位,表意為南方的、在南部的。

再細分下,有「北斯拉夫人」和「西斯拉夫人」;這兩支,在自視為斯拉夫人主體和東正教信仰的東支和南支的民族與宗教認同的觀點中,是異化的和皈依外教的民族叛徒。北支受北歐維京人和基督新教雜染,西支受日耳曼人和天主教的雜染。

俺在德國的異民族交流經驗中,感覺到北支和西支斯拉夫人的交往較開放。東支和南支的民族性格,也許受鐵幕禁錮和鐵拳鎮壓太久,較傾向於暴力處理異見。自從「前蘇聯」解體後,至今三十二年,東支和南支的民族認同與國家分歧的問題難解,往往先走上戰爭打出勝負;「南斯拉夫內戰」和當前的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屬於同一性質:「認同戰争」。

西歐國家對於歐陸東方的斯拉夫人早已有成見,認為文明開化遲緩,算是被韃靼人雜染後的「蠻族」。有意思地,此一負面標籤,在歐洲,最早是南歐的「羅馬帝國人」稱呼阿爾卑斯山北方的日耳曼人,現在德意志人的祖先。八十步笑六十步也。

但是,奇怪矣!斯拉夫人自稱「戰鬥民族」,雖然好戰却不忘多禮;在閱兵行進式中,行右手舉手禮久久不放下,又擺頭向右上方六十度仰角注目敬禮前進,僵在半空中。太客氣矣!這些制式的禮儀動作都是師承俄國式。

斯拉夫民族兄弟既然合不來,也開打多次,受俄國侵略的烏克蘭軍隊不妨在軍團行禮的儀服和動作上,繼戰爭中已使用米規和英規的武器之後,進行「去俄化」的改革。趁此機會,讓烏克蘭國軍徹底西化,先從禮儀的制式動作開始,軍隊的文化和打戰的觀念也會進步。

俄國長期以來,只會「坦克軍團大會戰」,那是騎馬民族蒙古人的遺風,在數位科技戰争的當代,不行矣!

哲學人生筆記 -《「精神分析 - 封城樂」》

災已持續至第三年,控制疫情和管理防疫,不同國家的政府各有政策價值和選擇的方向。其中,封城被極權國家的專制政府樂於採用,而且一再地實施。

台灣,去年曾有疫情上揚的階段,也曾有地方政府的首長表示:“該封城就封城!”;話中自有一種「機會來矣!」的投機心態,可以一展管制能力的機會。

當時,俺從精神分析的角度,期期以為不可!這將事倍功半,經濟崩潰和民怨叢生。封城實權者的企圖,表面上,在於迅速隔離病毒,達到「清零」的戰役目標。

實則,那是短視之策,封城實權者的潛意識是封鎖他者的自由與自律的選擇,在封城中看到、聽到被封城者多哀嚎、怨氣、焦慮和痛苦,而封城實權者從他人的生活痛苦中得到愉快感,以完成有痛才有快的「痛與快的辯證」。痛苦的是別人,愉快的是自己;這正是權力意志的痛快實踐。

封城,也是集中營的疫情版;將「容疑者」抓出,大規模隔離於封城中,名義上是殲滅病毒,實則是殲滅全體的自由意志。大規模的封城是極權國家的專制政府對外炫耀治理能力,以展現「制度優越」的自欺欺人。

以政治哲學的理解,封城是法西斯的納粹語境;在台灣民主化初期,曾有首都市長的候選人對於社會多元的異議和抗争視為病毒,而有「統統抓起來!」的政見。

如果不幸成真,接下來的社會恐是實施「關門打狗」,也會像中國目前的大規模封城政策:包圍後隔離再驅離;每有封城的可能,必然引起集體恐慌,表現出集體痛苦,讓封城實權者暗中愉快。這是精神病態的虐待狂。

世界小事筆記 -《「一個許多的動作」》

平常看電視新聞報導,如果以「静音模式」收看視訊,應該也能知其大半。以上,俺指涉的,是收看漢語新聞,有太多「一個」、「許多」的「動作」。台灣人的口語表述能力,師長没教好,隨便說說即可,以致名詞的複數不明不白;「一個許多」是台灣人的口頭語。

有記者在報導學校防疫的「一個許多的動作」,也提到小朋友們的「一個媽媽」和「許多爸爸」做了防護的「動作」?俺誤以為,台灣是「母系走婚」的社會。罷矣!「父不詳」是「一個許多的動作」下的歷史巧合。

學習歐語,若自始即學好記得名詞的複數型式,有助於日後表述情境的精確;英語中的複數名詞,在字尾加上「s」。德語名詞的複數型式較多樣,基本上有「不加字尾」和「變字尾」。

後者,有多樣的字尾附加字,例如加上e、er、en;甚至有些名詞,必須附加上「變音字」(Umlaut);例如只變音ö於原來的母音o字的der Vogel(鳥) => die Vögel;或者,變音字ü於母音u,又加上字尾e的der Gruß(問候) => die Grüße。遑論,還有冠詞需要變性,複數名詞的冠詞都變為陰性。

習慣成自然,使得複數名詞的型式內建在語言的表述能力上,這將是對習於「一個許多的動作」者的辛苦矯正。

隨著跨文化交流和廣告傳播,又多了「外來語」,也有其複數名詞。台灣人對德國汽車的評價普遍地有好感,廣告名詞「汽車」的das Auto;其複數名詞是冠詞變成陰性,名詞的字尾則加上s的die Autos。

敘說以上如此囉嗦的單數變複數的眉角,俺已經能體會和佩服台灣人在說話時單數複數合成一體的「一個許多的動作」,台灣人既務實變通又頗有語言的天份。只是……「精確」也者,各自想像。

2022年4月27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對時效的精神分析」》

看到這張相片,可以有不同的場景對白。如果不以「官銜」視之,僅就相對而坐二人的坐姿、表情和肢體的擺放,彷彿企業的負責人與財務經理,正在為難以解決企業的財務困境而心情沉重。

另一種想像,彷彿「黑手黨」的黨魁,在權勢如夕陽時,有病纏身而交待「後事」。情境,提供人可以看圖想像和說出不同的故事。事實上,場景和情境不必另外比擬,這是兩位「戰爭犯」:俄國總統普丁,正在聽取其國防部長蕭依古面報:圍攻烏克蘭海港都市馬立烏波爾的戰情進度。

普丁有意,藉此場域對外傳達權力意志,就是「下令取消」強攻烏克蘭在此地的地底佈陣,改採戰術上「圍點打援」,戰略上保留政治談判的空間,這個情境是要回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談判條件:‘’俄國若殲滅固守位在「馬立烏波爾」的「亞速鋼鐵廠」(Asow-Stahlwerk in Mariupol)地底碉堡的烏克蘭軍力,則兩國不再有「政治談判」的可能性‘’。

烏克蘭這一方,固然有防守上的壓力;其實,作為攻方的俄國,承受客觀形勢不利的壓力更大。關鍵在於,普丁欲展現主觀上的權力意志,以為可以操控一切客觀形勢的發展方向,自己訂定五月九日的軍事行動時效。

意圖以此來類比,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德國納粹黨」的「第三帝國」宣布戰敗投降,蘇聯即以次日的五月九日訂定為「衛國戰爭」的「勝利日」,並以此建構「蘇聯祖國」無敵,俄羅斯民族不可再被打敗的國族神學教旨,每年在首都莫斯科紅場上盛大閱兵,洗腦膜拜讓國民自欺至今,而有當前這場智者不為的愚蠢又邪惡的侵略鄰國烏克蘭的戰争。

普丁的困境和壓力,在於虛構的神話即將面對時效到期的真相。戰爭的發展進度,自始不如預期,即是戰略的設計錯誤,智者以敗為師,應該立即停損。

有意思地,俺觀察此圖片的角度,在於權力者與扈從者的精神分析,以透視其「潛意識」,就是難以說出口的「不安」,為即將揭嘵的後果,自知大勢已去而心情沉重,難以誠實面對的虛構勝利日。

普丁特別說出:“俺命令你……取消強攻……!”;蕭依古回答:“遵命!”。命令語態,強拏之末,逞強矣!不安的潛意識表現在脱逃的動作上,於兩人的相對無助的眼神上,於緊張的手脚上和於尊卑有別的坐姿上。

交待後事的上位者,將自己的身體塞進「安全座」坐滿,潛意識不願就範相殉於「安樂死」而反映在緊抓桌角的右手虎口部位,足部正在受不安的潛意識驅動,而預設起跑逃逸的抖動。蕭依古的奴性,使自己於普丁對面表現緊張,下巴壓抑,右手抓左手安撫,而且只坐椅子的一半。

兩位「戰爭犯」,愁容相對,四眼無助,末肢逃逸,故作逞強,以俺的精神分析理解,「勝利日」乃「失敗日」也。

園藝生活筆記 -《「來花結果」》

四月,冬衣仍不可收存,時涼時熱,介於春末來夏之間,果樹的花與果在此時孕育。

今年,俺的觀察和實驗目標,在歐洲櫻桃、大紅肉蜜柚、無花果和佛手柑,大實桑椹以及紅棗,三年前嫁接試植的「和田大棗樹」,文獻記載,正常的果實可大如雞蛋。

以前,俺曾在「COSTCO 大賣場」購買「紅棗核桃乾」,以紅棗乾包夾堅果,既營養又順口,就是以這款「大果紅棗」製作的。凡事好奇而有傻勁去實驗,無論得與失都會是如同財富的經驗。

花、果、葉,色彩多樣,花期之後,尤其果實能出現,讓人充滿期待收成,「後果」就交給成長的時間吧!也許面臨強風大雨,功虧於半途;不過,為興趣付出,愉悅足矣!

哲學人生筆記 -《「陰陽調和」》

持續近三年的疫情,在台灣,有了疫控政策方向的流轉。相對於中國死守嚴防的「清零政策」所衍生的人道危機和災難,台灣既然要接軌國際和融入全球不可缺的供需鏈角色,必須緩步接受病毒是人類生命陰影的客觀存在事實。

從政策方向的技術面調控,就是要讓檢驗結果的陰性和陽性配比曲線呈現平滑緩降,趨近於平緩的著陸,達到可接受的群體免疫比例,以兼顧國家醫療資源的可負載能力。

未來,陰性和陽性將被以平常心看待,國民不必因陽性案例而互相猜疑,或以陰性採檢結果而倖喜。不倖於病毒之可免,而應恃自身防備條件與免疫能力的堅強。

有一知名的政論節目主持人「蔻姐」,自曝被通報PCR疫檢陽性,自己也多次篩檢却是陰性而甚感困惑不解。以其職業屬性為媒體名人,陰陽未定確實會影響社交和工作。

不過,換個角度思考,陰陽共存而能以平常心視之,且愈來愈多人不大驚小怪,不像中國那種極端清零的官能強迫病態的政治運動,台灣的社會群體心理才是正常的和健康的。台灣人民能超越自己對疫情的敏感心結和全民經過艱苦的防疫淬煉,以實踐更高遠的國家理想和價值為目標,才有希望成為偉大而可敬的國家。

看到中國作為病毒疫情的起源國,在近三年後,仍受困於自己的極端防疫政策,政治、經濟和社會的成本極大,以及國家的形象因此而嚴重受損而成為不可預期的危邦,不宜居留,可惜矣!

漢語文化中有陰與陽的傳統和哲學語境,中國外交部的前發言人華春瑩也曾公開斥罵西方媒體問她有關中國的奇怪問題是「陰陽怪氣」;俺觀此對話,想到陰陽失調者多怪異。中國是也!

2022年4月19日 星期二

詩人之國筆記 -《「不尋人啟事」》

找你,是關心你!/

海角天涯,你在那裡?/

還是,躲起來了?/

出來吧!說一聲「在這裡!」/

找你出來/

回來證明自己,真的沒事/

讓大家知道,你還很好!/

要躲,再去躲!/

日子,就像鳥一樣/

飛來了,又閃去了!/

依然不知你的下落/

世界,既有戰争,也有和平?/

你不會在「戰地」吧?/

不會加入「外籍傭兵」吧?/

如果真是!就加油吧,打下去!/

為自由而戰!/

-《「致戰鷹」》-

_________

相關文章:2020年4月19日

詩人之國筆記 - 《「魯賓遜」》

孤島獨居,幾天前的一場意外/

沒人知道,被遺忘的「單身漢」/

已在鳥不下蛋的「鳥地方」/

讓人不知他的去向,「這傢伙」!/

他,喜歡環遊四海/

如今,竟落難海上「孤島」/

「好朋友」,被「確診」了!/

才想到曾密切接觸過「魯賓遜」/

「這傢伙」,在那裡?/

他,需要「居家隔離」!/

請速「回報位置」!/

- 《「防疫通緝」》-

世界小事筆記 -《「領導關心你們!」》

中國的經濟首都上海,正在受封城之苦;外界收到的訊息,市民叫苦不已,缺配送食物、缺救急服務,許多受困者求救無門,投訴者和受訴者爭執不下,火氣冒上頭。也有女人,受不了方艙內的囚禁焦慮而歇斯底里地拍床撞頭大吼大叫。

上海之外,中國還有許多城市在封城候選名單上;河北唐山市已有市民男子焦慮不已而在街上裸奔,跑給圍捕失手的警察追逐。中國的問題正在火山口,還會有更多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問題潛藏等待趨近爆發的臨界點。

中國的有些問題,別的國家也有或曾有過;但是,有些問題是有「中國特色」,實在無解。中國的專制政府,以往的方式是放鴕鳥到砂堆,「埋頭清零」。

這也正是當前上海和先前其他有過封城經驗的城市所經歷過的痛苦,官僚不理、推卸責任或無從受理問題。於是,清除投訴或舉報問題的人,視其為問題;可以一勞永逸。

權力中心的中南海,那裡有標語:「為人民服務」;各地也都有「人民政府」的行政建制;中國的國號也名為「人民共和國」,但是,別誤會!「人民」二字是指一般中國草民的「服從」;人民只有「服從」黨的領導。在沒有真正「人民」的國家和社會裡,就沒有真正的「服務」。

俺曾與老中認識交遊,也理解人有大江南北和五湖四海之分,在印象中,中國人普遍務虛、尚假、誇大,却喜愛強調「愛國」,以身為「中國人為榮」,却又強求特權。如此的「草民」,領導怎麼會理你們?「愛國」不是發自內心的行動,而是「表態」。若說關心你們,必然是你們有剩餘的利用價值,做給別人觀摩的。

十多年前的一個歲末寒冬,俺在上海浦東區,晚上收看「新聞聯播」,差點抓狂!很多條新聞都有領導視察各地市場關心市況;看得出來,現場除了保安人員,就是扮不同角色的演員;旁白必然提示一句:“領導關心你們!”。真是黨和領導無所不在。

但是俺的懷疑精神提醒自己,在社會主義的黨國語境實況裡,「缺啥麼就喊啥麼!」。「人民」、「愛國」、「服務」、「領導」時常掛上口,需要時就別想了!沒有!就是沒有!跪哭求救,都沒用!政治不是出自人性和服務的通路分配,而是出自領導為自己而謀的權力。

2022年4月17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病態痴狂」》

隨著侵略戰爭的深陷泥沼,戰爭犯、侵略者普丁的精神偏執病態更加嚴重。沉迷於自己想像而編纂出來的「大俄羅斯一家歷史」,難以自拔而放言,戰爭正在朝向目標的進程上。

中立國奧地利的聯邦總理,到莫斯科對普丁進行徒勞無效的勸和努力;必然地,情況更惡化,雙方不歡而散會。普丁誓言,戰爭是別無選擇的聖戰;代表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俄羅斯民族一家」,將回到歷史上的團結和統一,那是他作為俄羅斯聯邦總統的歷史任務。

當戰爭的動機涉及宗教和歷史榮光的使命感,從世俗的和理性的基礎出發去分析,精神病不輕矣!宗教聖戰士,歷史癡迷客,以自殺炸彈身殉於虛幻,也殺害無辜者。

這些現象,都像是長期困擾日本社會的電車上的「偷摸癡漢」;或者像歷史上中國社會的仕紳,癡迷於女人纒以「三寸金蓮」的「小脚癡狂」。

這種偷摸的接觸興奮感和掌控戀物意象的權力意志和慾望,正是掌控國家軍武大權的獨裁者普丁等權力者的「病態癡狂」(Pathologische Obsession)。歷史上的荒謬時代,以「精神現象學」解析,不怕庸俗,就怕癡狂;在於看似温柔,却暗算已久。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揭示,俄羅斯的侵略戰爭,普丁的預謀早在十年前開始。漢語中的成語「虎視眈眈」,天啊!ㄧ個不懷善意,有併吞野心的病態癡狂,就在近鄰暗中監視和算計自己中。當前的戰爭,是突破臨界點的火山爆發。

人,可以是高貴的動物,看似溫和,親近老人、女人和幼童;也可以是野蠻的動物;當受到刺激,也許是潛藏的自卑感發作,突變為自大的癡狂,控制不住自己,進入自己虛構而不自知的歷史語境中,老人、女人和幼童都會昰受難者。

「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喜歡抱幼童;但是,集中營的滅絕路上有更多的幼童。

園藝生活筆記 -《「歐洲櫻桃」》

樱樹,除了可賞櫻花之外,也會在花後結出可以食用的櫻桃。櫻花,在日本文化語境中,常被隱喻生命短促,應該珍惜「一期一會」;也被用於隱喻人生絢爛期的可貴,尤其武士果決自我了斷的時機,當如櫻花於最絢爛壯麗時,如吹雪般地飄然落花。

若猶豫而謹小慎微,結果將如殘花掛枝,空留自己性格的不乾不脆;日後也難以再承擔大事。武士切腹以表現自責的語境,在當代,已被「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的避責閃躲取代;空留譏笑不絕。

樱花語境,美則美矣!蔚為賞樱花的潮文化,但是供「花現」的樱樹開滿枝條的樱花,已耗盡花肥矣,不宜期待再結出好吃的櫻桃。果樹園藝中有專供結櫻實的品種樱桃樹,中國櫻桃、日本櫻桃、歐洲櫻桃。

米國國父華盛頓,小時候,砍錯的那株可憐樱樹,可能就是隨歐洲移民帶到米洲大陸的樱實樹。温帶地區是櫻實樹的適種區域;在歐洲人和米洲人家園中,多種植薔薇科的蘋果樹、專結櫻桃的樱實樹。

俺客居在德國「聖方濟各」修道院時,客房窗外的院子種有一株櫻實樹,每年的果實成熟期,俺清晨幫修女摘櫻桃;接下來的當日下午,就有修女送來烘焙的櫻桃派和配飲濃香的咖啡。

後來,俺在台灣也種樱樹,有觀花用的白雪樱、吉野樱、緋寒樱和八重樱;也有結樱桃的樱實樹。目前,四月上旬,歐洲品系的櫻實樹正在開花,枝條上有葉芽和花芽,比另一株加拿大樱實樹晚一個月開花。可惜!花期沒有相逢交錯,只能各自開孤獨花,結不出櫻實。種心酸的!

哲學人生筆記 -《「歷史榮光」》

民族主義或國家主義,在以「比較利益」為核心的現實貿易條件競爭下,不容易召喚國民精神的團結,唯有出現類似烏克蘭遭到外敵侵略的生存危機,才略有可能形成,對外愈戰愈強。

以烏克蘭東南「馬立烏波爾」城為主要戰鬥據點的烏克蘭內政部國民警衛隊「亞速營」,崛起於烏克蘭東部,以民族愛國主義聚集的民兵、鄉勇、團練組織,現已被編裝為烏克蘭的正規軍,對敵軍俄羅斯予以重創。

不可不承認,唯精神意志與戰鬥條件合而為一者強。侵略者、戰爭犯,俄國的總統普丁,對「亞速營」的戰力和勢力,恨之入骨,以「新納粹」的標籤貼上,作為誓師侵略征伐烏克蘭的藉口之一。

其實,「防禦型民族主義」,為了生存而戰鬥,被貼上「新納粹」的標籤,應該算是宣傳的話術。那麼,以「重建祖國俄羅斯的歷史榮光」而侵略到鄰國烏克蘭境內,行燒殺擄掠之實的「攻擊型民族主義」,更是邪惡野蠻的「新納粹」。

德國,曾有過「納粹黨」專權而對內鎮壓,對外侵略的不堪歷史,於是「納粹」,進而「新納粹」的標籤,都以德國納粹黨和黨魁希特勒作為參照的座標。標籤被濫貼矣!

歷史的當代進程,已來到獨裁專政「進階X版」;本質上,那依然是在意識形態上,以追求實現民族和國家的強大,所以必須將國家大權和民族的命運交給天命所在的強人控制。換言之,經由造神而有「高祖」降世的龍體,霸其母體投胎轉世。自欺欺人而樂此不疲;愚民矣!

普丁、習近平、金正日、魯卡伸科……還有那些志在成為「高祖」、「高宗」的權力惡棍,都有這種「歷史榮光」幻想的精神病。

綜觀浮世,俺常思考一現象,和平與戰爭是隨機現象,就如同有人出門中樂透,有人遇到精神異常的惡徒,莫名其妙地被亂打。歷史榮光,究竟是啥?現代人不曾在指涉的那段歷史中生活過,所以,那些提倡者只是被歷史誤導。

甚至,孔子所自己承認的:“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從這段招認,可知,孔子未有千年以前的三代經歷,引以為憾,却視其為歷史榮光,乃對所生活的當代多有不滿,算是異議人士矣!

現代的那些數位獨裁者的處置方法,是把異議人士視為幻想症的偏執狂而關進瘋人院。殊不知,獨裁者自己也是沉溺在歷史榮光的自欺欺人話術而偏執於幻想的精神病患。俺理解矣!浮世眾生為歷史榮光而瘋狂,戰爭如常,痛苦無期。

2022年4月7日 星期四

園藝生活筆記 -《「青梅,美好的一仗?」》

以往只在乎老梅樹在寒冬歲末開出代表抗寒的梅花;至於梅花是否在艱苦的抗寒戰役後修成正果?俺不是很在乎。過程曾見證過,足矣!結果的成敗,大可不必偏執。

嘗聽有風度的敗軍者,感性的自述:“美好的一仗已打過!謝謝觀看!”。意思就是,自己雖敗猶榮。不過,俺聽得出來,話中的心情很酸!不是嗎?這般酸澀的美感專屬於酸梅或青梅,花開結果,然後等待的是:好酸!好澀!種青梅樹,結果出來心酸的!

日本的果樹園藝家,認為梅樹不易馴化,愈馴愈野;然而,不修剪也不行;總結心得是「不剪梅樹是傻瓜!」,酸果就用來製作「漬物」;若加工出「青梅精」,至少有十六種有助健康的效用。
不過,俺自己的美食體驗是,「漬梅」可以開胃提味,促進美食的好口感。另一種提味品是「味噌」,俺從小至今,愛喝味噌湯。

不同於梅樹,果樹達人對待樱樹的高見,是「剪樱樹是大傻瓜!」。這般不同,是有幾分可信的;俺去年修剪過樱樹,使得今年春天,只有稀少的幾朶樱花,寒酸矣!另一款種出來心酸的;而且,自證是「大傻瓜」。

罷矣!清明已過,薔薇科的梅、櫻、李樹的花季和結果可期待明年再來,四月當值是蘋果樹開花。至於,美好的一仗已打過,有否?只知道春去秋來,落葉又一輪。

2022年4月6日 星期三

旅人散步紀事 -《「春遊探花」》

時到見花顔、春天此時正是!在四月清明時節前後,正是「芸香科」和「薔薇科」果樹開花的盛時。俺今年另有「外遇佳人」,「蘭花」。

從今年二月二十四日起,「烏克蘭」舉世注目;許多「歐洲蘭」也受到矚目: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荷蘭、波蘭、芬蘭…德意志蘭(Deutschland)。「蘭」,花樣和色彩繁多,除了「歐洲蘭」,還有「台灣蘭」,都因著「烏克蘭」而受到關注。

俺於是啟程去台南參觀「台灣國際蘭花展」(TIOS),順便春遊嘉南平原,探索本土的地方誌。園區,在開闊的嘉南平原上,俺想到童年時代旅行此地見過的甘蔗田旁的小火車和翠綠的水稻田;這裡曾是台灣的穀倉區。求證於園區的義工,在日治時代,這裡曾是製糖會社的甘蔗田野。

只是,如今已多角化轉型成為農業生技的發展基地;望遠有許多幢温控設定的建築,據說大都被用於蘭花生技的研發和苗株的培養。俺想到台灣的「護國神山群」,不僅半導體晶片製造的台積電、聯電、…,還可能出自卓越的生技產業;蘭花生技是其中之一。

彼時,俺遥想到曾與福爾摩沙,台灣,有過歷史邂逅的歐洲「低地國」荷蘭,以海上貿易國家興起,以河海水利工程聞名於世。如今,除了獨步世界的「極紫外光雕刻機」企業ASML,是台積電的機臺供應商外,荷蘭也以花卉農技產業聞名於世。

遠在東亞的台灣,也以貿易國家興起,在半導體和生技產業發展的方向和進程上也有荷蘭的影子。

2022年4月5日 星期二

世界小事筆記 -《「自我防衛」》

遠在東歐大地的地緣政治分歧,爆發大國俄羅斯出兵侵略鄰國烏克蘭的野蠻戰爭;出乎意料地,俄羅斯的大國軍力表現,竟然像脆餅,支離破碎,離離落落,在世界舞台上丟人現眼。

更不堪者,俄軍丟盔棄甲,大國軍人携械掠奪民家和商店覓食,強侵民女,完全不重軍紀和榮譽,可說是「北方蠻族」的掠奪習性。

研究西歐和南歐的文明史,俺在進行公法學和法哲學的歐盟專題的寫作時,曾經有過疑惑:人類的理想真有「世界一家」?歐洲整合的理想是「歐洲一體」,遙遙呼應中國先哲「大同世界」的理想;實際上的世界,却是人造的,有形的和無形的分界無所不在。

真實的世界是勢力分殊,拉幫結派,各成團夥,集團對抗。若再聖俗不分,宗教各有山頭,教祖和聖人,神學釋義各有見解;人類的世界,以不同的視角看去,視界各有樣子。

戰國是正常,和平是幻象;看到砲擊轟炸下的生靈塗炭,俺想到法國哲人伏爾泰的高見:"最好的生命是不要出生",證之於烏克蘭被戰火轟炸的醫院,幼童來不及成長已殞落,生命似流星;伏爾泰之言是先知也是寫實。

烏克蘭在戰爭初起,呼籲有情世界各國來相救援,實際上,出錢出力和援贈武器和情資有之,出兵參戰則只能暗做,不能公開。理由不外乎,避免與惡人結下世仇。可見,現實的世界,惡人橫行的基礎是旁人多只願出資買票當觀眾,却在善惡之間猶豫,甚至偽善矯情。

多年來,台灣被「中國攻台」的恫嚇而使人民生活在戰爭爆發機率大小的各說各話的估計中。如果陷溺在此機率論的語境中,就掉入中國文攻武嚇的低成本策略陷井中。台灣也因此生出米國是否支援的機率問題。其實,這都是被假議題自欺和自擾,大可不必。

戰爭之輕易爆發,在於地緣條件的便捷,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如此輕易跨界,正是陸地的接壤而且缺乏天險,以致於坦克出動、火炮出擊,好像在自家的院子內行走。中國歷史上的外患多來自北方,也是得利於陸地接壤,即使天朝構築長城也效果有限。法國,和德國以萊茵河為界和構築馬奇諾防線,却被德軍取道比利時入侵而失守。

據海峽天險的島國,有頑抗外敵的天賦;更重要的條件,是內部的堅強抗敵意志和預防禍起內部。歷史上,陸權敵人攻打海島國家,多以失敗收場。元帝國三次攻日本,納粹德國隔海攻打英國,久攻無效。反之,海權國家攻陸權,如同海盜登陸掠奪;十九世紀,英國和法國自東南海上進攻清帝國,大多有勝軍的戰果。

台灣無侵略中國的企圖,但是不論中國是否攻台,都要隨時強本固防,勿猜敵人來不來,而是在於恃自己有強大的自衛實力和抗敵到底的意志。

2022年4月4日 星期一

旅人散步紀事 -《「在新營站轉車」》

就在「台灣高鐵」意外在左營附近被斷電停駛的前一日,俺在傍晚時分到台鐵的沙崙站,轉搭上高鐵北上。

左營、新營、柳營和下營,都有「營」字;歷史上,這些地方都曾經駐兵「屯田」。有「新營」地名,那麼應該有「舊營」地名?沒錯!在鹽水區那裡就有「舊營里」,隨著人口和經濟發展,向東有「中營里」。

人們,喜新念舊,「新營」聽起來,就像新屋對老屋,較具時尚感;老區的老屋,必須等都市更新。但是,「老」有歷史感,割捨不易,那是生活經驗和成長回憶的遺緒。古詩有云:“新人雖言好,未若故人姝”,新與舊的心結交錯總是不易揮去。

搭了新的高鐵,却懷念老臺鐵,偶而擇幾站搭臺鐵區間車打發閒置時間。那天上午,先去走春,在嘉義太保市的高鐵站,搭上新營客運去參觀「台灣國際蘭花展」(TIOS),也給「烏克蘭花」支持。

回程,又接駁到臺鐵新營站搭自強號列車到台南,在「赤坎樓」旁吃「度小月」,掌門的店主已是第五代接班人。舊時代的老店交給新一代了。歷史,在台南古城,似乎新舊交雜。對了!那裡有南科和台積電,新的!

世界小事筆記 -《「帝國戰爭的風景」》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本質上,是延續自身歷史上的帝國主義領土擴張野心,也是民族主義上的「俄羅斯焦慮」。

尋找不凍的出海口和通往大洋,以建構強大的海權大國,類似米國的「兩洋國家」,具有海權支配力而成為「世界國家」。

於是,俄羅斯不停止的四方領土擴張,成為潛意識上的自暴自棄,那是一種「羨憎交織」的民族精神病態;既羡慕環海國家,又怨恨近鄰國家的擋路。

烏克蘭是無辜的鄰國,成為邪惡帝國侵略的對象,是地緣上的不幸宿命。但是,無敵國外患國恆亡,打不垮我者,使我更強大!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俄羅斯自始即戰略設定錯誤,結果大量的損兵折將,多次的帝國戰爭耗損國力和生機,必將成為不入流的國家。許多年輕男人上戰場後有去無回;俄羅斯國內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內戰才要開始!

俺在六年前的筆記,似乎在為俄羅斯啓示當前帝國戰爭的風景。一個天然資源豐富的領土大國,活得不耐煩而投機卻自尋短路,可惜矣!正在編織偉大帝國復興夢的中國,應引以為戒。

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酒徒與寡婦》- 2016年4月4日

清明祭祖,往者為大;《曾子》是如此定義:"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中國儒教將「孝親」與「忠君」兩種價值聯結,建構國家神學的「秩序觀」。


在此思想體系中,男人是主體,女人是附屬於男人的族系。女性,往生後的身份歸屬,是建立在婚姻的基礎上而成為男系的「眷屬」。這套以男為主的秩序觀在現代已無從應對「終極不婚」或「長期未婚」的男女身份現狀。

傳統上的秩序觀以為,女人不宜主動,而是等待男人來逑。然而,男人有較女人高的生命風險,以致在人口統計上,「獨身現狀」的女人日益普遍;有自由選擇,也有無奈等不來「對的男人」。

中國是男人較苦悶的世界人口大國,男多女少的失衡,男人找不到結婚的對象已成為國家危機。中國以前的「一胎化政策」和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形成噪動的男人風貌,尤其表現在極權國家的政治話語中,充斥着僵硬的元素。

當台灣的女性總統當選人,對中國表示:"可以再多一些善意!";這是女性特有的示好風格和暗示話語。孰知,中國竟是在鐵板上貼符咒。

顯見,中國的男人在權力場域,欠缺溫柔浪漫的想像力和安全感;機械式的膝蓋反應,只有權力的強度和陰謀,而不容易出現交往藝術的風格。台灣人民選出一位女性總統,中國出現手足失措的困窘;民間宗教信仰的觀世音菩薩,以女性的形象出現來聞聲救苦,也就有精神上的必要了。

另一種相對的情況是「女多男少」;氣氛如何?男人奇貨可居嗎?很遺憾!這種情形,通常是男人有不幸或自暴自棄所致;例如,德國和日本在終戰後女多男少,主要是男人在戰爭中一去不回。


或者,俄羅斯的男人酗酒嚴重而短命,在2012年,平均壽命不足六十五歲;女人約在七十六歲。即使男人仍然存活,卻很普遍地成為酒徒,伏特加酒癮難以根戒;醉倒街頭成為俄羅斯城鄉的奇景;女人,被迫成為寡婦而必須多能多勞,尤其在農村地區,是常見的現象。

俄羅斯,世界上領土最大的國家,人口總數已經多年來出現負成長,而被列為國家危機。日本也是類似,常有男人為工作而過勞死的不幸意外。

當全世界的人口總數仍然繼續增加,成為世界上的政治經濟問題:戰爭、天災、饑荒、貧窮和難民,…層出不窮。俄羅斯却被自己人戲稱:「酒徒與寡婦」的國家,這是斯拉夫式的自諷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