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27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對時效的精神分析」》

看到這張相片,可以有不同的場景對白。如果不以「官銜」視之,僅就相對而坐二人的坐姿、表情和肢體的擺放,彷彿企業的負責人與財務經理,正在為難以解決企業的財務困境而心情沉重。

另一種想像,彷彿「黑手黨」的黨魁,在權勢如夕陽時,有病纏身而交待「後事」。情境,提供人可以看圖想像和說出不同的故事。事實上,場景和情境不必另外比擬,這是兩位「戰爭犯」:俄國總統普丁,正在聽取其國防部長蕭依古面報:圍攻烏克蘭海港都市馬立烏波爾的戰情進度。

普丁有意,藉此場域對外傳達權力意志,就是「下令取消」強攻烏克蘭在此地的地底佈陣,改採戰術上「圍點打援」,戰略上保留政治談判的空間,這個情境是要回應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談判條件:‘’俄國若殲滅固守位在「馬立烏波爾」的「亞速鋼鐵廠」(Asow-Stahlwerk in Mariupol)地底碉堡的烏克蘭軍力,則兩國不再有「政治談判」的可能性‘’。

烏克蘭這一方,固然有防守上的壓力;其實,作為攻方的俄國,承受客觀形勢不利的壓力更大。關鍵在於,普丁欲展現主觀上的權力意志,以為可以操控一切客觀形勢的發展方向,自己訂定五月九日的軍事行動時效。

意圖以此來類比,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德國納粹黨」的「第三帝國」宣布戰敗投降,蘇聯即以次日的五月九日訂定為「衛國戰爭」的「勝利日」,並以此建構「蘇聯祖國」無敵,俄羅斯民族不可再被打敗的國族神學教旨,每年在首都莫斯科紅場上盛大閱兵,洗腦膜拜讓國民自欺至今,而有當前這場智者不為的愚蠢又邪惡的侵略鄰國烏克蘭的戰争。

普丁的困境和壓力,在於虛構的神話即將面對時效到期的真相。戰爭的發展進度,自始不如預期,即是戰略的設計錯誤,智者以敗為師,應該立即停損。

有意思地,俺觀察此圖片的角度,在於權力者與扈從者的精神分析,以透視其「潛意識」,就是難以說出口的「不安」,為即將揭嘵的後果,自知大勢已去而心情沉重,難以誠實面對的虛構勝利日。

普丁特別說出:“俺命令你……取消強攻……!”;蕭依古回答:“遵命!”。命令語態,強拏之末,逞強矣!不安的潛意識表現在脱逃的動作上,於兩人的相對無助的眼神上,於緊張的手脚上和於尊卑有別的坐姿上。

交待後事的上位者,將自己的身體塞進「安全座」坐滿,潛意識不願就範相殉於「安樂死」而反映在緊抓桌角的右手虎口部位,足部正在受不安的潛意識驅動,而預設起跑逃逸的抖動。蕭依古的奴性,使自己於普丁對面表現緊張,下巴壓抑,右手抓左手安撫,而且只坐椅子的一半。

兩位「戰爭犯」,愁容相對,四眼無助,末肢逃逸,故作逞強,以俺的精神分析理解,「勝利日」乃「失敗日」也。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