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6月, 2022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打不相識!」》

圖片
「打」,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近兩年來,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再幾天就是「立春」節氣,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歷經寒冬後,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打」個招呼去唄!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做眾人的僕人」,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要"「打」造溫暖堅韌台灣,…"。「行」!「行」政院「打」起來了! 漢字的「打」,就是「行動」;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都「打」那兒去了?其實,已不堪回首矣!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打」發掉,奢侈矣!從今以後,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打」工去唄! 外電,也不甘寂寞;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打一打」,單打、雙打、拉幫混著打,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打」。 感動矣!不打不相識!養兵千日,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畢竟只算是「少林武僧」,練好看的!諸法皆空才是真的,阿彌陀佛! 小時候,看米國「西部牛仔」電影,俺就很欣賞「老米」的牛仔作風;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為爭奪美女「打」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就到外面單挑,拔快槍互射解決。帥矣!好強矣!說「打」就來唄!不拖泥帶水;難怪,米國稱霸世道! 有意思地,數十年來,與朝鮮國同一款,只派戰狼「打」口炮口誅筆伐,表演不放棄武「打」說唱戲的中國,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說來打真的唄!時間、地點都指定好了;中國反而龜縮起來,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應該「以和為貴」! 罷矣!早就知道,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大、空、虛,雞賊說鳥話唄!世道上的觀衆,勿當真!中國式的武「打」,啥麼「鳥武統」,都是說、唱一起,僅供表演用的!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在其回憶錄「為米國而戰」一書中,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其中,金正恩面告:"中國人都是騙子!";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 「打」,一個既「立志」又可以「打折」的概念。要打嗎?再說唄!

園藝生活筆記 -《「保三破四」》

圖片
真是奇妙!一對白頭翁親鳥,在手掌大的鳥巢內,竟然已生下三顆鳥蛋!本日清晨,俺在鳥蛋生產的最前線,臨巢的最新偵察戰況。從發現築巢至今,一週下來,生生不息,發現第一顆鳥蛋後,沒動靜,俺曾憂心親鳥棄巢而去。 昨日清晨,發現第二顆鳥蛋,驚喜於天賜;顯然地,白頭翁親鳥今年已決心棲息於花園的「蜜雪梨」樹上繁衍後代;這是對俺多年來信仰「與自然和諧」理念和實踐的肯定。 本日清晨,趁著白頭翁親鳥還没來上工,俺的相機鏡頭,彷彿天上的間諜衛星;又像「忍者」來訪,知道親鳥的「生產佈局」,「摸底」順利而來無影去無踪。心中暗喜,俺有另類專長,適合去擔任「008」,包打探八卦。 暗中打探鳥類的家底,固然有違「隱私保護」;但是,生態保育需要以實地調察的數字為研究的基礎。多年來,俺蒐集的資訊顯示,物種多樣和數量都有增加,花園已形成「生態綠洲」,而且產生了「外部效益」。 離開花園時,看到已來上工坐巢的母鳥,表情自信又喜悦;俺致以敬意和祝福,加油啊!祝府上的新生命能「保三破四」!

園藝生活筆記 -《「認真的產婦」》

圖片
天初亮,陽光穿透樹林!昨天没看到白頭翁鳥在巢裡孵蛋,難道已棄巢而去?以前,曾發生過白頭翁鳥的「家庭變故」,夫妻失伴,以致育幼的進程半途而廢,俺也為之惋惜。這一次,應該没事吧? 陽光漸漸大面積地照進樹林來,鳥巢還是空無一鳥。俺有些憂心!往好處想去,可能白頭翁「夫妻鳥」還沒來上工,看一下手機的時間,才六時半左右。一般上班族,大概也是上午八時才去上工。難道,鳥類也有適用的「勞動基準法」? 「卵生」育幼,就是有這種好處,可以「多工合作」,採用「上工合作制」;胎生就得「全工制」二十四小時等待母胎成熟落地。這一點,比起來,「卵生」比「胎生」有「生產彈性」。 趁著四野静寂,鳥巢空著,相機鏡頭伸進去取景;哇!有一顆鳥蛋矣!什麼時候來下蛋的?偷生?走私?「狸貓換太子」?鴨蛋換雞蛋?……「卵生」,仍有日後「驗明正身」的麻煩事,再想想!還是「胎生」較可靠!「魚目混珠」的成語,「卵生」的鳥類也有這款不倫的鳥事。 少年時代,俺餵養過鴿子,忠誠的夫妻鴿子,先後生兩顆鴿蛋;為了防止親鳥先孵化第一顆蛋,飼主必須暗中予以没收,代之以「假蛋」,等生下第二顆鴿蛋到齊了,再放回第一顆,讓親鳥同時孵兩顆鴿蛋。 也許,白頭翁鳥本日遲到了?在其他果樹前,俺找到紅肉蜜柚、金蜜芒果、佛手柑、無花果,已有好多天没去注意,果實竟然更大了。正打算避開愈來愈強的陽光,再看一眼鳥巢,白頭翁鳥已悄悄地坐在鳥巢裡孵蛋了。當時是接近上午八時;哇!上工没有遲到!真是盡職的產婦,加油了!

園藝生活筆記 -《「白花」》

圖片
以前,讀過「白馬非馬」典故的辯術論;後來,曾經在街上見聞一位女人大聲哭駡呆站眼前的一位男人:“你這個「人」不是「人」!”。哇!浮世難以理解的大問題:「名實論」。 至今,「台灣」的名與實,國號之辯,困惑許多台灣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稱號,在中南米洲國家也常被混淆誤稱。小英總統澄清,兩國互不隸屬,應該也是自己受不了矣。 同時,米國的「一中政策」與中國「一中原則」,常被「中國外交部」有心地魚目混珠。‘’Taiwan‘’與 ‘’Thailand ‘’的名號,說給「異國人」聽,也是常被混淆。 曾經有位德國女人,聽俺說到,來自“Taiwan”,一臉亢奮。喔!這位女士,稍安!誤以為俺是來自“Thailand ”熱帶渡假海灘上的「外賣小哥」。OMG ! 誤會大矣! 在植物界和動物界的命名,物種各有嚴格的拉丁文學名;只是太冗長難記,一般非學術界的愛好者,大致上,就以「那朶花」或「那隻貓」、「那隻鳥」指涉;正常人很少在爭辯‘’那隻鴨不是雞‘’的「雞鴨同籠」的「鳥問題」。 清晨,為鳥巢拍照時,俺也發現園中開出「通膨花」,就是「白花」啦!有眼不識偉大的「尊學名」,只以顏色辨花,六月是白花的季節,此一朶,彼一朶。白色無染,只是隨著光照,逐漸地泛黄。 花緣於俺,只記取曾經的「美的印象」,就是「白花」。生不逢時,高度通膨的時代,日常生活中有一部份的支出是「白花」。冤枉矣!白花揹上了不明之冤。

園藝生活筆記 -《「夏至的鳥巢」》

圖片
「夏至」,就在今日,清晨微亮,在炎熱的感受和白頭翁鳥的悦耳啼聲中醒來。拿著相機輕步去到花園,只見一隻母鳥就站在屋簷上東張西望,也未被我的出現眼前而嚇飛走。不尋常中必有可觀者! 果然,就在三步之外的「蜜雪梨樹」頂葉茂之處,不知何時已被築好了一個鳥巢。母鳥就是為此而停在附近,守著心血傑作。多年來,俺友善生態環境,築林引鳥;已記錄多種鳥類來訪。白頭翁鳥是常客,多年來已多次在園中築巢育幼和教飛。 今日所見的鳥巢,是否已經被下蛋了?趁著母鳥飛出去捕食,俺以長鏡頭伸去巢上,向下窺探巢內;還没有下蛋!不好意思,俺只想記錄生態和關心進度而已,未注意到自己有違尊重鳥類愛巢隱私的原則。 接下來的夏日時光,愈來愈熱,又多有午後的「對流雨」,甚至已進入颱風季;白頭翁鳥的這個育幼課程,預計可能在八月七日「立秋」前結業;從下蛋到育幼和教飛的課程,即使一路順利,也非常緊迫,應該算是趕今年的末班車。 生育,何以如此急迫?俺的推測,有可能是在春天正常的「發情期」內求偶不順,只好勉強趕上「夏至」發出的末班車。

法哲學筆記 -《「固有疆域」與「內海」》

圖片
「歹年多癡狂!」,持續近三年的世界性疫災和本年春天爆發的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至今「終戰」不可期。供應鏈斷裂,以及原物料供應不及,油價上漲,通膨、失業、缺糧而各地民生不易;暴言、暴語和暴戾,封城,尤其助長了中國對內和對外的暴力語境。 浮世不靖之際,突然傳來中國官方起「盗心」,“……,一定要「收復台灣」,搶回「本來屬於中國」的台積電”,……“「不惜一戰」!”……“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中國有管轄一切的權利”……。 天氣炎熱,正逢中國的內外情勢不靖,中國的國族心理現象,除了大頭發脹,內分泌腎上腺素分泌異常,奇言怪論傾洩,溢出權力中心的「中南海」,已泛濫到「台海」。甚至,「四海」受災,不無可能。 中國的帝國主義心態,最早可在優美的古書《「詩經」的「小雅」-「北山」》中找到語境源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此外,「中國者,天子駐在中心之地」;此為「天朝心態,自居上國」的霸道發源。 中國國族,不具現代啟蒙理性,不重群體秩序,喜愛自傷其類,互相內鬥的現形記,隨時隨地可見。自從上一世紀,台灣在黨國禁錮的時代,有一句名言:「四海都有中國人」、「中國一定強!」,恐怕「四海」或「大洋」都將淪陷成為中國虛構的歷史主權所及的「內海」。「南中國海」的填土造島行徑只是中國帝國主義野心在大海的實踐。 令人不解者,至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範圍,仍以「固有疆域」四字,規定之。所以,蒙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噴赤河、蕯彥嶺、釣魚臺島……都依然是「中華民國政府」所主張的「固有疆域」,有待小英總統的「國民政府」去收回。 其實,對於海、陸、空的領域,政府已無管轄權和治理權,台灣海峽兩岸的兩國,仍有帝國主義的遺民陷在「新亭對泣」的歷史主權遺緒中;已是一種執著於古董的精神變異,只剩下想像而來的「自慰」,却也顯示中國人國族心態的不正常。 日本,在一八五四年米國海軍的「黑船東來」,被迫開國而理解到海權實力才是戰略優勢,奮起急追與米國爭強;戰後的海上自衛隊的實力仍不可看輕。如今,中國主張虛構的歷史主權,幾近義和團心態的荒謬反智主張,米國和日本的海權實力將會替中國劃定「內海」的範圍。

法哲學筆記 -《「雄性、支配與癡狂」》

圖片
春天,求偶的發情期,如今夏季已到,應當如何?「趕末班車」去!鳥類提供這一現象。「趕末班車」,難免動作難看,聲音粗暴又急促。本文不是鳥類求偶的專論,而是藉事類比,雄性激素燥熱,慾求不滿的文明危機。 人類的國家政權建制,以國家法哲學的分析,可以發現,文明與野蠻的國家分野。為何,有的國家自許文明,也追求良善,善盡地球村「公民國家」的義務?又為何,有的國家追求霸權,鞏固支配意志,欺凌弱小,不惜虛構歷史主權,意圖實踐過時的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 展開世界地圖,俄國、中國和印度的幅員佔據大部份的人類文化傳承的面積,歐洲、亞洲、北部非洲的古文明地域,如今即使不再,但是文化依然傳承至今。近年,兩件世界性的人禍,疫災和戰禍,發源於中國和俄國。其背後的動機,無論這兩個極權專制國家的當權者和政府以話術辯解,終究不敵時間的自白,而呈現「凡虛構者必敗於事實之前」。 先論,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求偶戰爭,時間證明,根本不是對烏克蘭「去納粹化」的「特殊軍事行動」,而是轉型深化民主失敗的俄國,被操控選舉的權力班底自身的「法西斯納粹主義化」。戰爭的燒殺擄掠罪行,完全是歐洲歷史上讓文明毁滅的「北方蠻族」入侵的現代版。 再論,中國內外失態的求偶惡言劣行,曾經以為中國大地上存在文化教養的氣息;然而,罷矣!外人自求多福,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彼岸黑幫治下,江蘇省徐州市有外省的民女被拐賣,鐵鍊套頸多年囚於庫房,成為多路男人洩慾和生育傳種的工具。 也有河北省唐山市的多名芳華女性,在燒烤店家夜食,突然被有官府靠山的地痞流氓群夥公然性騷擾,性侵不成而群起圍攻暴打重傷或生死如謎。官方猶意圖縱放有前科的惡徒,促以私下解決,以免官民的惡勢力勾結被揭發。 以上二論不是個案,而是群體壓抑下的精神燥熱症發作,雄性支配意志的挫折感或不確定感,表現出來的冰山一角。深入而論,這種國家的品味是自己腐化而成的,男人崇拜陽具,而讓雄性的意志為所欲為。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當權者經常閱兵,下屬的國防部長在外國的和平論壇上公然叫囂對台灣「不惜一戰」,而且是「一戰到底」。更有「中國人民大學」的女性經濟學教授發出「強盗誓言」:“一定要收回台灣,搶回「本來屬於中國」的台積電,絕對不能讓台積電到米國投資設廠!”。 多年的園藝實踐,俺觀察蟲鳥求偶生態,常在春去夏來的時候,看到鳥類「趕末班車」的猴急,姿態粗暴,但是,俄國和中國的求偶燥熱劣行惡言,實在不忍卒睹。托爾

世界小事筆記 -《「大繁榮」和「大蕭條」》

圖片
有同學問俺:‘’大蕭條會來否‘’?應該是受米國聯準會大幅升息後的疑惑。俺就同時加上「大繁榮」作答如下: 人生的際遇和機會各不同,如同駱駝,有單峰也有雙峰。「大繁榮」和「大蕭條」是凱恩斯那個時代,形容米國經濟榮枯;也代表上個世紀米元和米國崛起,取代英鎊和「大英帝國」的中心異位和「米國中心主義」的「典範轉移」的經濟語境。 自從「經濟全球化」成為事實後,「大繁榮」和「大蕭條」已經成為歷史遺緒,米國主導的米元時代,米國聯準會主席和其貨幣政策驅動華爾街投資銀行的貪婪心態,作多和作空一國或一個地緣區域,是藉著「投資自由化」之名的「經濟帝國主義」。類似以前的「大繁榮」和「大蕭條」已不可能重現。 取而代之者,是「金融海嘯」的湧浪現象,浪來浪去,都是受米元「數量寬鬆」(QEX)政策而影響區位的位移和榮枯。只要米元仍是許多市場經濟體普遍接受的支付貨幣和儲備,一地的退潮,有可能潮湧向另一個區位。 過去四十年,中國東南區位,包括港、澳特區,受益於外資和有技術的企業湧入,繁榮而被視為「黨國極權」的優越,竟然有「東升西降」的幻覺。然而,潮水退去湧向越南、印度後,繁榮異位,台灣也受益於戰略地位的優勢和全球供應鏈上的不可或缺而有較以往樂觀的預期和自信。總之,大繁榮是偶然,大蕭條不至於!

世界小事筆記 -《「早知道」》

圖片
大學時代上課,教授的鄉音太濃,以致有聽没太懂;畢業後在大企業任職,涉及長期資金籌款和還款的資金成本的預設,才回想到教授在課堂上提到流過的「事前」和「事後」的兩個經濟分析的時間概念,恍然大悟。 「利率」與「時間」的辯證關係是一種現在對預支未來的補償。反之,資本金主犧牲現在的自用權利去融資「他者」而得到依時間計算的補償。 在德國求學時,在研討課上討論到「德國聯邦銀行」貨幣政策的核心價值是「維持德國馬克幣值的長期穩定和可信」,利率的決定由貨幣市場的供需決定均衡利率。 前後兩種不同時期的場景和情境,俺理解到「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中央銀行,其功能上的天敵是「政府」,會破壞自己的財政紀律,找各種理由大肆花錢救經濟,或以「振興」之名預支未來的資金。「通膨」是一種「事後」的現象;央行的「抗通膨」更是一種對抗「事後現象」的「事後之明」。 「米國聯準會」下重手升息0.75%聯邦基金放款基準點,號稱二十八年來的最大升幅;股票的現貨和期貨市場已先多日反應,市場參與者對透支未來必須付出較高補償代價的不安。大繁榮的「牛市」回味猶存,大蕭條的「熊市」來矣!這也是「事後」的「早知道」。 因此,事已至此,「米國聯準會」已自證犯錯在「事前」;近年來,在川普和拜登兩屆政府時代,積累的錯誤在於位移妥協於「米國聯邦政府」的需求,尤其FED的理事會淪為總統的掌櫃,配合總統和政府的意志,大肆濫發鈔票的QEX。 通膨的惡果現象,正是「過多的貨幣追逐相對較少的財貨與勞務」,市場上的參與者透支未來;所有固定薪資和退休金支用者都是受害的族群。 記得,老教授的一句銘言:“「米國聯準會主席」由總統提名,國會通過,然後不理他們,做出獨立的貨幣政策!”。此言,在大學畢業多年後,應證經濟與金融市場的不定和波動,「事後之見」,「米國聯準會主席」才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實權者;也可能是妥協於提名者總統的另一個「昏君」。

世界小事筆記 -《「投機道上的朋友」》

圖片
- 《Ukraine-Krieg Appeasement hilft nicht gegen Imperialisten Polens Präsident Andrzej Duda habe Bundeskanzler Olaf Scholz und den französischen Präsidenten Emmanuel Macron zurecht für deren Telefonate mit dem russischen Präsidenten Wladimir Putin kritisiert, kommentiert Peter Sawicki. Mit Appeasement seien Imperialisten noch nie eingehegt worden. Ein Kommentar von Peter Sawicki | 09.06.2022 , Deutschland Radio》- 以上短文,俺讀後有感言,筆記於下: 關鍵詞在於“Appeasement”,就是姑息和討好「帝國主義者」領土野心的「綏靖主義」。在話術上和行動上貶損普世的「正義原則」。 本日清晨,在Deutschland Radio 的評論專欄上,讀到以上這一則有關烏克蘭被俄國侵略戰爭的評論小文。戰爭持續已超過百日;似乎,短期內,交戰的雙方仍在「戰術層面」上糾纏。 在「戰略格局」上,俄國,即使投入更密集或威力更大的常規武器,甚至核武器,都已是必然的輸家。關鍵在於,俄國的昏君沙皇普丁發動了一場没有意義,又既不正義,也不合國際法的嗜血戰爭。 ‘’久病成良醫‘’,或,“久病無良醫”,都是浮世表象上的常言或認知;其中之一都有可能。本質上,醫與病互為辯證,「治好」或「治壞」病人都有可能。後者,原因之一、二,在於「病急亂投醫」或「請鬼開藥方」。 浮世常見「蛋頭庸醫」,時下就有兩人;法國總統馬克宏和德國聯邦總理蕭兹,都急於投機,爭搶「諾貝爾和平獎」;為圖此虛名,私下致電侵略者、戰爭販俄國總統普丁。 如同,上一世紀歐戰爆發前,英國首相張伯倫去討好「納粹德國」的希特勒,出賣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地區,那裡是德語人口區,希特勒主張德國對該地區有「歷史主權」;正如,當前的俄國總統普丁主張對烏克蘭有「歷史主權」,至少先「解放」烏克蘭東部俄語人口佔多數的「頓巴斯」地區。 法國與德國,都是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