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7月, 2022的文章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民調疲乏」》

圖片
大選愈近,民調愈亂!原因不外乎,問到疲乏了,已沒有鳥意矣! 前天,俺下午收到兩通桌機電話民調;第一通電話是那位自稱將「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現任市議員,以語音發聲,毫無禮儀的強問受話者,是否支持同選區內的對手?沒禮貌的詢問,只能得到掛機。 不久,另一通是大學生受其老師接案而被委託的電話問卷民調,有關本次總統大選的支持對象。可憐的年輕人,台灣的政治民意市調已無新鮮感矣! 民調,原先被標榜是「科學」調查、分析趨勢的走向;但是,出於各主辦單位負責人的心術不正,操控焦慮、販賣對立、仇恨和恐懼的「神學」情境,已不值得呼應民調電話了。 以抽象、空洞的時事議題設計問卷,趁鮮誤導受訪者,只會讓人感受耳力疲乏又無趣。台灣的民調已媒體化,各有扈庸於立場鮮明的媒體,彷彿媒體的「政治保安部」,或政黨的「政治作戰黨衛軍」。 在此種民意疲乏的當下情境,竟然有些自認媒體人的要角,以為可以媒合參選人的有利組合,彷彿保險單的獲利保證。若以為,群衆願隨其擺弄,那豈不是羞辱人的奴性? 民調疲乏和無趣,詢問受衆「下架政敵」的意願?彷彿回到過去,被迫喊著「反攻大陸」的意願,愈喊下去愈無力,終於淪為神學笑話。

園藝生活筆記 - 《「半年的結算」》

圖片
春去秋來,其中有讓人不舒服的酷熱夏天,實在無奈!還好,八月七日是立秋,即將送走不受歡迎的酷暑。 七月底將至,本日清晨,趁著熱虎未現,進場去盤點果樹上的成果。在春末時,俺已發現紅蜜柚已經掛果,倖存三粒;只是不確定能否有幸碩果入袋? 本日,解開網袋檢查紅蜜柚外表的質感,似乎還稱不上碩大。可再等待一個月,九月七日是白露,九月十日是中秋節,屆時,柚子是芸香科果樹中率先登場的佳果。 白露時採收的柚果,存放至中秋節再品嚐,風味和口感最佳;現在只能期待中。至於,其他的柑果,得耐心等到冬天,目前只能列入後備兵源,等待下半年的點閱召集。 比較意外地;幾年前,俺吃過的台灣土釋迦,種籽已長大成果樹,去年曾來花不掛果,今年花後倖存一果掛技頭。在炎熱的天空下,僅存的碩果,帶有幾分時空的孤寂感。台灣土釋迦特有的風味口感值得期待。

哲學人生筆記 -《「狂吠的精神病理」》

圖片
俺的鄰居有一隻狐狸種的愛犬,狗小吠聲大,兇矣!主人一家,奉行「百善孝為先」,經常抱出抱進,寵愛如犬子。狗向其主求媚表忠,俺不惹兇犬,然過其户門外,必引來狂吠,兇猛不已。 俺回憶過往,可曾得罪此小犬?平日,俺與人為善,人狗平等,與主人打招呼時,不忘順便問及其懷抱中的小犬。以前不兇,記得有一次,寒冬時,俺在與犬主招呼時,提醒主人莫讓小犬脱跑而去,以防淪為冬令香肉鍋中的補品。 可能,就是此句善意提醒的「失言」,得罪小犬矣。此後,小犬似乎記「犬怨」至今,每聞俺之脚步聲,遠在數尺之外即狂吠,主人出聲喝止仍不休。俺只好自圓其說:“熱情之犬矣!”。心裡想的,却是好「玻璃心」的小犬,被讚為「香肉補品」也不行? 本日,犬吠又起,狂矣!俺突然想到,鄰家寵物小犬的遠親之一的狼同屬「犬科」,未被馴化,出征狩獵時以狼嚎囂叫恐嚇,塑造出威脅的氣氛。 這種現象,表現在自稱「戰狼」的中國外交部和媒體界的「狼人」,對於傳聞中的米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女士將到台灣訪問,一群狼人對裴洛西女士即狂吠不已。時光,彷彿回到上世紀初的義和團盲衆,為了向清帝國的末世太后表忠,打出「扶清滅洋」的口號,舞弄刀槍和貼符咒作法。 囂叫狂吠非可持久,只是獸性本能的終極表態求媚而已;精神病理上的研究,乃是潛意識上的恐懼和無能的焦慮而發出的悲吠。

哲學人生筆記 -《「老人的童年」》

圖片
「探索太空」是有深意的哲學語境;本質上,想研究:“生命的起源,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我此時在那裡?究竟,我是誰?”。自尋苦惱矣! 米國「太空總署」(NASA)發佈一批「韋伯太空望遠鏡」拍攝到的宇宙童年期的相片,以往人類不曾見識過的真面目。 好奇心是人的慾望,想知道「未知」,不論是「以前」或是「未來」。神學上,「造論者」認為「創世者」有一組開啟「未知」的密碼,以時空的互變組成。很深奧的流變觀念;但是,簡單言之,就是時間的長短和空間的遠近。表述的方式,就是「光年」。 目前,普遍被‘’猜測的密碼‘’,是一百三十七億光年;以「現在」為起點,光的速度行走一百三十七億年才能回到宇宙的出生,也可以說,宇宙已高壽一百三十七億年,「怪老子」矣! 觀賞「太空總署」(NASA)公佈的宇宙童年期的相片;俺想像,那是自「大爆炸」(Big Bang)出生起的第一道光,行走約六億多年後的「童年處子身」,已距現在約一百三十億光年之久遠。人生不二度,浩瀚久遠的時空異域,只能「想像」:“原來是這樣子!” 曾經,在德國的修道院裡,一位出身於尚武的德國「普魯士」軍人家族的神學教授,也是資深的神父,有一天,突然開玩笑地對俺說起自己的「密碼」。老教授回憶,自己的青春期性衝動,十六歲那年有過「初體驗」;後來,自己却走上神職的人生。 老教授悠悠地說:“Alfred!不要勸老人去回憶童年歲月,對於現在,那太不真實了!‘’。說得也是,家園、天空與浮雲,才是俺的「現在」。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18年7月14日 哲學人生筆記 -《家園、天空、浮雲》 雖然服役、就業、求學和旅遊的各種緣份,去過許多地方,俺始終是戀家的;那是「絆」,與出生土地的感情聯結,於是親情、友情、愛情、草木、天空、日月、星辰和偶然飄過的浮雲,都是俺在精神上的風景聯結;一種只有自己能感受到「愛的呼唤」。 若有颱風要來,俺會關心家園、親人和朋友,同胞,祈求上蒼慈悲,能免於災損的威脅。平常,每天早起的自我要求,必然是望向窗外的天空,再祈求菩薩和祖先賢明在上,保佑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這項儀式,也是俺向母親生前的承諾,不能忘記或疏忽。 日出而作,一切始於善願。雖然俺沒有皈依任何宗教,不過在德國求學時,客居天主教的修道院;多年的宗教為伴的生活,深受神父、修女、教授和「神學士」的温馨歡迎與照顅,俺始終心懷感恩和幸福。 一位德國神父鼓勵俺,自由自在地參

哲學人生筆記 -《「出去吧!」》

圖片
持續兩年多的疫情,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方式;正確地認知,是經濟動能的異常和社會管制措施,影響國民大眾的心情。 這兩年多來,俺觀察到,由怨到恨的情緒,浮現在應該溫和理性的平面媒體的社論、短評或讀者的投稿上。概觀之,都是藉題抒發「不知所云」的情緒,沒營養又不衛生;本質上,是被「造論」包裝後的怨恨。 有一位老友,也許是,多年來攝取這類「同溫層」的精神糧食,自己也漸趨憤世嫉俗,出現精神上的憂鬱傾向,覺得生活很悲傷和敵人就在暗處。安撫老友,俺想到以前在德國修道院的故事;在那裡,生活本來就是被戒律和教義綁架,神學士和修女多年的自律和他律,與院外的世俗生活彷彿是「平行時空」。 作為客居者,俺也未皈依任何宗教,有緣置身其中,發現有不少精神上苦悶和憂鬱的神職。不乏酗酒、犯戒而受罰,被關禁閉反省的現象。一位資深的神父,也是大學的神學教授,平常兼任「告解師」,在告解室內垂簾聽人來告解懺悔,來人說到傷心激動處,傳出哭泣、自責的呼叫聲。 有一次,俺正好經過告解室門外,聽故事的神父正好出來,裡面還有一位告解的患者。神父的身心看上去,好像虚脱乏力。俺以為神父身體不舒服。孰知,神父搭上俺的肩膀,低聲說:“真受不了,救救我!”。 俺很困惑,告解出狀况矣!精神上的錯置和異位。也許,這就是「情境替代」;或者,這種自己掉入語境陷井的現象,就像神父去驅魔,却證明自己受傷害被魔綁架隔了兩天,神父與俺,在修道院的圖書室相遇;没事矣!神父問俺:“我們來角色互換,如果您是神父,您將怎麼辦?”。 哈哈!假設語態來矣!還不簡單!俺說:“諸法皆空,自由自在!”;這是佛教的精神治療方法。俺指著修道院的大門說:“出去吧!讓自己像放出籠的鳥,飛向廣闊的天空‘’。自由就是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