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世界小事筆記 -《「憤世舆自卑」》

俄國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後,被討論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大多是地緣、政治、能源和經濟上的後果。有一項精神狀況的影響,至今仍少被人注意或討論。

戰爭的發生,侵略者的「邊緣人」性格,也就是憤世、自卑的偏執和癡狂,總是以為,自己不應該被這個世界忽視和冷落、或被拒絕。

曾經,俺在撰寫一篇法哲學相關的德國歷史研究的專文上提及,希特勒不是德國或日耳曼民族的特產和現象;事實上,文化和歷史發展的土壤有足夠養份時,希特勒這樣的法西斯獨裁者,會在世界各地浮現。

當今,俄國的普丁和中國的習近平,生成於專制傳統深厚的民族文化中;兩人互抱取暖和互相需求。在精神狀況上,出自習近平的語境,普丁是「蘇聯」解體後難得有的「男兒」,以俄國總統的責任,重建祖國俄羅斯的榮光。

在此自欺的催眠中,集各種暗黑手段而實踐的極權統治,都被多數支持者放縱和掩飾。精神狀况是會傳染的,在習近平眼中,既然肯定普丁是「男兒」,又出自中國歷史上草莽奪權人物的語境;“大丈夫當如是!”,甚至,“彼可取而代之也!”。

於是,有了追求權力的意志,所有的人性中的「善」,都不能壓抑自己的權力意志。「被壓抑」,有可能是另有其他的競逐者被肯定而感受對世界的憤恨和反彈;或者,自己的條件不足而自卑,於是攀比某些堪比自己出身低的「英雄」。

習近平,想攀比大獨裁者毛澤東;後者正是集中國歷史上的草莾無賴和痞子大成的陰謀暴君。正常人的觀點以為,和平才是正道,習近平為了續留權力頂峰,硬是破壞國際法為基礎的和平秩序,對台灣發動侵略為目的的軍事演習。

在浮世鏡像中,可以如下結論:為了登上權力的峰頂,所有的權力意志必然出於內心自卑的「惡」。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