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2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在黑洞邊」》

日前,終結冷戰結構的「前蘇聯」唯一有過的總統,偉大的戈巴契夫先生過世了;那段歷史又被浮世重新回憶。

當前的浮世現狀又回到「冷戰結構」;戈巴契夫先生在掌握大權時創造的「破牆效果」,如今想來,那是相關國家和民族有過幸運而可貴的「歷史機遇」。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表象上,是權力者總統普丁的精神偏執的症候群;也曾經出現在「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身上。本質上,必然曾經被有國族主義狂熱,含有宗教偏執的精神導師洗腦和牽引。

近期,俺閱讀十九世紀後期俄羅斯的哲學家「索洛維約夫」的名作「俄羅斯與歐洲」;其中,先知式的批判俄羅斯的「斯拉夫民族沙文主義」的精神病症候群,都可以如啟示錄般地表現在當前的現實中。

就是,普丁和俄國傳統上對烏克蘭和西方的敵意;出自普丁被其思想導師「杜金」宣揚民族和宗教神學的影響,其中雜染著東正教有別於西方的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特性。

在領土擴張的帝國主義的實踐上,企圖回復和重建從歐亞大陸西端大西洋的「里斯本」到東端太平洋的「沃地斯諾瓦克(海參崴)」的「新歐亞俄羅斯帝國」,以復興「大斯拉民族」的榮光。

「杜金」本人,在上月才逃過汽車爆炸的暗殺事件;但是,他引以為傲的宣傳助手,同行的寶貝女兒「杜金娜」却沒能倖免。

浮世現象,歷史有過光明的希望時代;在樂觀以待時,却來到黑洞的邊上。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