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起類似的「剿逆喧天」。

「蔻姐」與「曹董」都是因理念回歸成長地本土台灣的「外省第二代」;當前「十惡不赦」的「被本族剿逆」。此現象,可以理解為本質上受到「背宗族群」的「族法懲逆」;在此,也可理解台灣的本土化與共和進程的艱險。

任何社會都存在嚮往奴役的人群,稱為「奴性」或「反動」,尤其以「血緣」而不以「在地」、「價值」的信仰建構融合的國家和社會。

過度崇聖某一種「血緣」、「宗教」、「種姓」和「文化」的優越性,即使移居異地數十年,仍在抗拒「土斷」和貶抑「本土化」的趨勢。突兀地,出生和成長在台灣,却為了私利,在中國高喊「熱愛祖國」和「以中國人為榮」;可以說,這種現象是認同上出現精神病態而有強迫性的奴隸語句。

同樣地,在歐米國家和社會,出現帶有防禦心態,甚至對抗在地人的聚落:「唐人街」、「中國城」、「猶太區」……等,不利於在地國家對「公民公義」和「共和國家」的建構。

於是,每有經濟蕭條、瘟疫流行、外患侵犯,不可避免地淪為日文法律語境中的「容疑者」,不利多元民族、社會和諧、國家一體的「共和進程」。

法國哲人「盧梭」的定言:“人生而自由,却無往不在枷鎖之中”,說出了人性中的不可思議。

雖然現實的「國家正常化」進程仍充斥著讓人挫折和嘆氣;但是,仍有「自然律」可支持,難忘故國舊地的「鄉愁世代」一直在老成凋零,新生於本土的世代茁壯替代。

以俺的「本土觀」理解,「在地掃墓過三代」,終會成為「在地人」矣。以自由為基礎和實踐多元開放的各種進步價值,所有「反本土化」的反動將隨風而去。

捍衛自由、鞏固民主以實踐公義的公民國家和人文社會的台灣,必然會愈來愈偉大。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