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患」的解構》

圖片
欲參選台灣的總統,只要法定條件符合,就多多出來參選,讓民意市場去決定。 台灣的大選年將至,決定總統、副總統,以及國會席次分佈的「喜事」,已經逐漸吸引有志者表態。近期,俺注意到,在野勢力的支持群中浮現日益焦慮的內鬥和分裂,相關的派別支持者患得患失,就怕白忙而一場空。 問題,在於不能自主,妾心想讓主子心悅滿意,却多有波折;誰才能成為決戰的主將?如此一來,大軍未定奪主將,糧草何以籌備先行。 運籌帷幄的戰略思考,貴在主動和能動;就怕如前述的,證成客觀形勢的發展不隨主觀意願而轉移;只能落於被動。在野勢力的「患」,可從此一漢字「患」找到隱喻的困境;也就是「患」由「兩個中心」而成;既內憂於不團結,又外患於另有強權正在潛越自主性和主體性。 在野勢力,對於台灣而言,一直去不盡出自中國的「外來性」即使中國極權專政和惡名昭彰,依然一廂情願地自居「臣妾」,巴望中國皇帝投來關愛的眼神和恩賞之惠。 自己的黨名,依然去不掉「中國」之名,就無從敘盡對本土台灣的真心;這也是「兩個中心」:「中國心」多於「台灣心」而形成自己的「心頭之患」。 另一個患,在於臨老入花叢的資深老雞賊,有大富商人、也有老媒體人、也有老學痞,更有「假聖人」悲呼"台灣完蛋!"而冒出來想「玩蛋」。台灣人常說的「老症頭」,就是「舊患」隨著歲月走,陸續冒出來。 等著看唄!中國有疾,正動員台灣這裡的各路老雞賊出來喊痛,而讓台灣在野勢力難以除患。照常理,在野勢力欲挑戰在朝者,平常就閒閒沒鳥事,應已準備完善急於求戰。 如今,在野的主將難尋,而求戰者已有多人;竟然仍一將難求。關鍵在於,遙奉的中國主子另有他意;台灣的在野勢力頭人豈敢自主定奪主將?

世界小事筆記- 《「黨國皇權,定於唯一」》

還能撑多久?這是中國皇帝「老習」如願在中國共產黨的第二十次黨代表大會上,成為「新帝」後留下的「大哉問」。

在機關算盡,「老習」甚至把有恩於他的「團派」頭人,前任的「老胡」,用極不留情面的手段,派「馬伕」給強制攆出會場;這般無情的對「恩人同志」的淨身出場,掃地出門,是極權政黨的傳統,更是「尚黑」的邪黨的本質。

極權的黨和專制的黨國,平日極盡偽裝和封閉,表面上團結;其實內部的運作機制就是如同「絞肉機」,沒有人可以免於隨時身處不安和鬥爭的險境中。

「老胡」的不堪被出場,目前暫時還算是幸運的;以往的前任的「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或「高幹」,劉少奇、江青、鄧小平、習仲勳、趙紫陽,都有被鬥爭出場的不堪遭遇。其中,習仲勳是新帝習近平的老爸。

簡單化地,歸納這個邪靈黑黨的本質,就是「不停鬥爭論」;今日你鬥爭「同志」;有朝一日,換同志鬥爭你;大家都是等著被推入「絞肉機」的肉塊。

「老習」,今日搶得帝位,皇權在手成為極尊「那個人」,看似無限風光在眼前;但是,却也是無限惶恐在頂峰,正在等待被鬥爭的下場;也許,屆時想求今日「老胡」的"被攆出場"而不可得。

既然,「老習」和帝位的搭配,使中國成為皇權黨國,本質上,正走向「法西斯軍國」的道路;表面上,以強國的理想自欺,更以不知所云的「中國式的現代化」自我催眠。

總結其黨國皇權神學的造論,就是「老習」正帶領其統治下的中國回到皇權輪迴歷史的黑洞,天命移轉終不可例外。中國皇朝歷史的更迭必有「末代皇帝」或「廢帝」;「老習新帝」正是彼時的最佳候選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人與鳥,牢籠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