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雞蛋與博愛座」》

圖片
看似不相關的兩件鳥事,在無奈的浮世,竟是有相關的想像。 雞蛋,個人少吃幾粒,應該不至於餓到,非必需食品也!多吃無益!何況,蛋白質的來源多樣化矣。然而,群聚犬吠的效應,會擴大成為經濟的供需失衡現象。 在自由的市場,「看不見的手」,價格,會發揮調節功能,使供需失衡回到均衡;除非市場已失靈,被獨佔或寡佔的勢力挾持操控。 台灣的公共交通載具上,普遍設有「博愛座」;表象上看似立意良善,本質上,却是製造「特權」,鼓動自認有特權者,聲索「獨佔」或「寡佔」,引起讓人嘆氣的「爭議」。出發於善意,却流於「特權」的惡劣。 「博愛座」的英文標示為「Priority Seat」,就是「優先座」;給予一些自認有需求者,自認可以優先「求讓」或「迫讓」,却不免流於情緒上、道德上的公然勒索。 「讓」或「分享」,之所以是珍貴的價值,是在於「主動」和「出讓」,而且「讓之以禮」,而不流於表現出丟棄式的「施捨」。被「禮讓」的一方,本來就應有認知,「受讓」、「承讓」是幸福或福氣而不是權利上的「求讓」。 回到「雞蛋」的:「蛋頭問題」!春、夏的供蛋不足的群吠現象,俺注意到,那是出在供需訊息不流暢和時差;若消費者稍降低需求強度,可免於被哄檯所害。有訊息和得蛋來源者,主動分讓、分享來源給鄰友圈,不需去群聚搶購,以共渡緊需時段。 看吧!本來可以正面調節的心理緊迫和解除惡意操作的「蛋頭問題」,現在又如何了?蛋的供應多出全台灣人口每日一蛋的兩天需求量,還迫使勇於任事和做到流汗被人嫌的「尋蛋者」,農業部長陳吉仲辭去官職。 至於,那位求讓「博愛座」未遂的「女作家」,簡直自取其辱有餘,其公審「拒讓者」的「勒索文」中挾帶著提醒台灣社會,她將有「新書」在法國出版,急於去面會法國的出版商,出版給法國人閲讀。其他不知情的無辜乘客應該讓出「博愛座」。罷矣!想出門就享有特權的心態在作崇!

哲學人生筆記 - 《「老人的戰爭」》

選戰期,有一種老鮭魚的「返鄉運動」;此乃是有些老人不切實際地期待重返權力之鄉。然而可惜,終究幻影而已!

台灣民主化之後,政治上的定期改選和世代交替是國家和社會的權力機制藉此新陳代謝,可以舊邦換新人新政,何況年輕的新邦。俺多年來注意到老人精神偏執現象:「非我不可症候群」;其中有精神病理可追索。

在路上,曾遇到故舊老輩,上前打招呼;却換來異常老人的嘆息抱怨;話語敘事中出現應該是「幻想」:子孫忤逆、不孝、覬覦財產。可憐的長者,見外人就投訴說些有的、沒的,各種自以為是的「後人的不是」。

有些異常老人會陷在自己以前做的啥麼都對,而現在別人怎麼看都不對,誇大自己的不滿感受。這般不能放下的不快樂的老年生活,實在可悲!

選戰期間,以往的政壇人名人也有想報復以前提拔過的政壇不肖後輩,或曾讓其慾求不滿的政黨,此時正是出場自曝背骨的發作期。

前總統、前副總統、前市長、前院長、前委員,...都是掛上資深的長老,自以為有殘餘影響力:點說著這裡不對,那裡不好,只有自己以前最好。天啊!老而戒之在得,「放不下」是精神上的老人偏執癡狂。

俄國的普丁、中國的習近平,乾脆坐上去不下來了;米國的川普、拜登,依然有捨我其誰的老當益壯「廉頗尚能吃飯」之志。

不過,老人有強烈的鬥志和使命感必然是歷史的不幸。當前浮世動盪不安,世界激動;可追索到的精神病理,俺的淺見是,「老人想打架,不打沒機會」!

不久前,有一則養老院內的鳥事,三位九十歲左右的老人,可能因為被纏言迫害的幻想症而互相開戰,打出一場彼此都傷得不輕的「三國大戰」。

政商名人有「毋忘在莒」的報復之志,總是幻想多於實踐;以前嚐過權力在手和被簇擁著的光圈生活,到了年老退休就渾身有內外不自在的焦慮,自以為影響力仍在,殊不知殘餘和殘值趨近於「清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