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 《「口業與口德」》

這件事應該不僅是選戰的惡言,而是涉及一生的家教、修養和學養;而且,正逢社會痼疾的「學歷歧視」,日間部歧視夜間部的不倫時期。

於是,從哲學思考的基礎出發,每個時代有精神變異,又有本質上的精神病理,屬於長期固化而成為特定地區和族類的成見、偏見;在選戰競爭時期,混在政見中滲入群體,激化社會各方的防禦心理,就是自己這方不能輸,也輸不得。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而語言的根基是精神上被壓抑的「潛意識」;焦慮和不安會以「語言囚徒」的包裝出逃。

一個發生在當前的、現成的精神偏執案例,背景涉及任期即將屆滿下台的台北市柯市長,不滿有望當選接任的陳候選市長已久;後者,又自評「防疫成績」可得八十五分;對比之下,形同踩到市長執政滿意度長期位居榜尾,防疫作為紊亂被負評的柯市長的自卑與痛腳。公開地,導彈攻擊,咒以”去死吧!"。

死,死亡,在哲學的思考上,是與生,生活對照,共構成為完整的生與死的議題。只是,死者為大,被以善後而落幕,生人求其圓滿終結;可以說,在生命哲學中,死亡是他者的終結;其他人,則以倖生自安。咒人以"去死吧!",客觀上,是冷酷無情的語境;主觀上,是施咒者個人的幸災樂禍。

回到個案中的施咒者柯市長,學醫又常以台大醫生和教授自傲於人,行醫和教學或研究的使命,不就是在「保生救活」任何「他者」的生命和健康?

柯市長,隨口就咀咒別人「去死吧!」;除了欠家教和修養,也貶低了台大醫學院的「視病如親」的倫理教育,和台大醫院的培育養成,使自己的家庭和大學蒙羞。柯市長的前任郝市長也曾被其咀咒:"去死一死!"。

這個案例,俺想到「納粹德國」的集中營,被稱為「死亡天使」、戰敗後逃亡巴西而意外溺死的門格勒醫生(Josef Mengel),曾站在集中營的火車站,對到達列車運來的「國家敵人」猶太人群逐一過濾身體的活力狀況。對於老弱婦幼,無利用殘值者,門格爾勒醫生以眼角投以去死亡之路的方向。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