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5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 《「反投降者」的語境》

一位台灣國軍的現役陸軍上校軍官,身著莊嚴的軍服,向中國共匪的代理人出具自己簽名的「投降承諾書」,表示效忠其祖國中國,以收取每月新台幣四萬元的餵餌。台灣的國防部長,在國會就此答詢時認為:"此事不是這一、兩年才發生!"。天啊!天佑台灣矣!

有意思地!兵不厭詐!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兩軍交戰,細作先動。一來一往,彼此!彼此!對於俺而言,這位向中國共匪承諾投降的上校軍官曾經被派任「金門守備大隊長」。

俺沒看錯吧?金門耶!台灣,自稱「中華民國」保留在前線之重要前哨,其中之一的金門,竟然曾經交給中國共匪的細作捏在手裡,出任守備要職。金門未失守,對於中國共匪而言,可能戰略意義已不大矣!雞肋尚可。

服預官役時,俺所在的金門前線不乏有叛逃的老兵和軍官;成功脫逃者之一,成為共匪心戰宣傳看板者,當屬後來出任中國國務院重要經濟幕僚的北京大學教授林毅夫。他是當年的黨國刻意栽培的投筆從戎,從軍報國的楷模青年。

此人投敵中國後,俺和部隊弟兄被以「雷霆演習」之令,日夜動員搜尋,有弟兄甚至在山丘岩塊堆中跌傷。其實,對岸共匪前線的心戰播音站故意不公報,先觀察「台軍」的舉動。

當年,反共的時代,投敵於共匪者是「大逆」之罪;至今,同款鳥事似乎不痛不癢。俺的感想是:在台灣稱敵人「共匪」者,大概只剩俺而已;一般年輕的娃兒,大多不知俺所云為何!恐怕還認為遇到「怪叔叔」矣。

何況,當年一定要消滅"萬惡共匪,反共復國"的兩位蔣總統其要台灣人反共的黨,早已自己投降共匪去了!唉!歷史敘事,前後對照,有夠嘲諷的!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