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世界小事筆記 - 《「講武補習班」》

軍隊究竟是否已國家化了? 台灣存在兩種論述:

一種是主觀上,隨著民主化,以前效忠強人或族群、政黨的軍隊,受制於軍事預算被監督而逐漸被民主和法治馴化。

另一種是客觀上,曾有強人軍頭出於自己的意識型態傾向,對於軍隊國家化多所抗阻。

台灣軍隊史上最強的郝柏村一級上將軍,受命於戒嚴時期的末代獨裁者蔣經國成為「鎮國大將軍」,形成軍中的強勢,以「郝家軍」被稱名。

尾大不掉的軍勢,對民選的文人政府形成督政的壓力,民選的實權總統李登輝只好以「出將入相」的名器和地位誘使其釋兵權。

郝將軍及其重要的子弟兵曾在國會或媒體上表示:"國軍不保護台獨",或強調"反對台獨",公然反對民主國家中特定民意且經過選舉呈現的特定意志。

「台獨」,當然不會,也不期待軍系勢力的保護,自己靠自己才是正確的決定。以前,那些「黃埔軍系」在中國是「敗軍」;民主化之後,對民主台灣的忠誠是可疑的;經常傳出退役後的軍士官兵自甘淪為共匪的協作勢力;重演大部分黃埔系蔣家軍在中國時期的不堪作為,背叛、投降或被俘。

「黃埔」,一個位在中國廣東的鳥地方,在近百年前的時空環境中,曾被創辦名為「陸軍軍官學校」的短期制戰鬥營講武堂;等於是蔣氏軍閥的私家軍補習班。在當時,軍閥各據中國各路的地盤,也各有短期戰鬥補習班;不是西方列強國家正統軍事學術教育的專業機構。

黃埔是中國的地名,早期戰鬥營講武堂的學員中有「中國共產黨員」,共匪的首任總理周恩來曾是「政治部副主任」。另有後來見大勢不妙時陸續背叛蔣校長的降軍敗將。

歷史回顧,「黃埔軍系」被標誌著黨軍、敗軍、私家軍的不堪和恥辱,實在不宜聯結到民主台灣努力國家化的「鳳山陸軍軍官學校」的前身和受兵學教育的可敬的台灣子弟。

那些撩撥黃埔情歷史餘緒的「假黃埔末將」,可以休矣!而且,也實在對不起矢志反共和蔣中正總統以勒石「毋忘在莒」自勉的精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