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24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法哲學筆記 - 《「太監特偵組」》

圖片
權力愈大,腐化愈快!權力必須有制衡,搭配以成對來執行。初嚐權力滋味者,有一普遍症狀,就是恨自己未能及早有權力,而且希望愈大愈好,恨不能獨享! 台灣的新國會成立了,看似代表台灣的最新民意組成,較值得公民警戒者,是那些初嚐「國會議員」身份和權力滋味的「菜鳥」,以為「國會議員」很偉大!以後可以「本席」生氣!「本席」震怒! 中國在皇權時代的笑話,有草民「去勢淨身」,入宮給皇上當奴才,就是當太監;村民皆來賀喜,以「小公公」稱之,恭賀小太監的爹娘:"出息矣!出氣矣!爾後「小公公」可在皇上身旁「同吐龍氣」。 村民同聲:"是啊!是啊!爾後公公衣錦還鄉,莫忘與村民「沆瀣一氣」;記得「帶氣」返鄉分享!天啊!聽起來總覺得愈說愈怪;若不「帶氣返鄉」,那可不是好事! 反正,朝裡有人好辦事;有關係就沒關係!那些初登場的國會議員,氣呼呼地狂想濫權;尤其在野黨想成立「國會特偵組」讓每個國會議員都是檢察官,可以檢察大小行政官員。 其實,這是「法西斯黨國」,集「秘密警察」的「蓋世太保」和「武裝黨衛軍」於一體的違憲組織。憲法第七十五條規定:"立法委員不得兼任官吏";無知極了!難怪「公公特偵組」呼之欲出?未免太濫權矣!

哲學人生筆記 - 《「歲月有影」》

圖片
時間以速度來表現刻度,印象中就是看「時刻計」;不外以「準時」或「誤時」二者之一來表現。 英國紳士身上帶著「懷錶」;表面上在注意時間,其實,更深的意義在於「自肅」,要求自己能「守時」等於「守諾」。 文明能進步在於行穩以致遠,一切重秩序和守紀律,尊重「場域」,自尊也能尊重浮世的「有緣人」。 國政大選後,新國會成立了!台灣看似民主了,然而,俺的觀察:作為最高民意殿堂的國會仍有野性尚存,文明不足的缺陷,仍待一代又一代的台灣公民努力改善。 議事文化和朝野文明,須在尊重殿堂場域秩序和人際公私分明的基礎上前進。以前,國會老賊的時代,烙下許多外來黨國的惡習劣跡,至今仍積習難改。從國民到公民的養成,需要積沉的學養見識,不是短時間可以形成,需要有成熟的育化進程。 孔子倡導的儒家文化,強調「秩序」,尤其表現在「中庸之道」上;以中庸取代狂狷;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文明進步的可貴意義,在於「守恆」;以往被珍惜的美好價值,現在及未來被信守而依然有效。 十一年前的二月七日,俺寫下《「畫本故事 - 冬意漸遠」》的筆記;如今,再以本文記下十一年來的「歲月有影」。 _______________ 2013年2月7日 《冬意漸遠》 《老去空餘渡海心,蹉跎一世更何云。無窮天地無窮感,坐對斜陽看浮雲。》 -《老去》;【龍坡丈室,臺靜農(1902 ~ 1990)】 節氣已過立春,農曆新年將至;天地山川之間的氣息已現暖和了!近日,我偶讀這首名為《老去》的詩;對於「龍坡老人」感觸人生蹉跎的無可奈何之後,我自己也有一些另類的體會。 我經常勉勵自己要生活在《當下》,因此《憶古思前》的偶然心境,只能寄存於畫境。平常,我鍾情於園藝生活,也經常涉獵農業相關的領域;除了專業服務所需,必須如此外;也讓自己有幸能夠多接觸山川植物的生態,也從其中體驗季節流轉的韻律;而深感,人在天地之間實在是很渺小的。 人,無法自外於時間的掌控;以前,總以為自己可以作為時間的主人,現在,我頗能體會《天地逆旅》的意境了。時間,給人的直覺,是如同射出去的箭,直線式地奔向不可知的「未來」;也同時不斷地掠過「現在」。因此,「光陰似箭」的比喻,徒增人生的焦慮;這種心境,正是自認為時間的主人,流失掌控權力的失勢感覺。 近日,利用暖和的「小陽春」天氣,我為自家的「雜樹林」進行修剪整枝;記得幾年前才種下的小苗栽,似乎轉瞬之間也長大成林;也引來鳥類啄食花果。在動刀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路」、「一路上」的「存在」》

圖片
近期,「在路上」和「交棒」的大選廣告熱語,在台灣衍生出不同的詮釋和意境。 路是用於行走的和通行的,有過渡的工具性;「在路上」,本身的意境正是一時的「存在」、或「存量」;「在」的意象是流動的!於是,「絡繹於途」和「川流不息」都是能動的「流量」觀念。 「存量」與「流量」是可以互為辯證的!籠中的一隻鳥是有限流動空間中的「存量」;只有飛出籠子,才能海闊天空,找到群伴。 從這個角度詮釋,「陷在路上」的人車是被迫的!中國的「新華社」發表官方立場提醒各方,中國的領導人「永遠在路上!」;等於說了一個笑話詔告世界:中國的國土交通鐵道,自誇四通八達,竟能陷其領導人「永遠在路上!」。非祥徵也! 別忘了!歷史上,這是強權「秦始皇」無可奈何的「天命移轉」,帝命崩殂於東巡的路上,不詔告天下而急速向西密運返帝都咸陽。終難逃帝國末日,秦失其鹿而天下群雄共逐之的亂勢。 以上是漢語的史境和語境;台灣的「在路上」和「交棒」之可貴而可期待,在於「權力為公」和「可預期的」有序傳棒。 中國領導人的「永遠在路上」是逆於「天命移轉」的客觀律;以佛學語境而言:「成、住、壞、空」是本質上的不可逆! 以「存在與時間」(Sein und Zeit)大著崛起的德國哲人「海德格爾」,詮釋生命的本質,是一種「向著死亡的存在」,無論強人或弱小,一律平等。 活著,在終點前就要活出流動的多彩多姿!不要「黏在路上」、權位上、名利上!帶不去的!

哲學人生筆記 - 《「臣妾爭寵」》

圖片
台灣國政大選的「投票通知單」已送達選民的戶籍地址;選票投向何方?這是彰顯民主價值,也就是人民作主人的意志。 孔子的名言:「君子固窮, 小人窮斯濫矣。」;這句話適合提示國家的主人,自己 在民主時代定期改選中的變與不變;政黨和候選人,開出許多競選支票;也有用盡合法的和不合法的手段;只為贏而不能輸。 選戰如戰場,為誰而戰?台灣的第一次「公民直選總統」時,俺身逢其歷史盛會。當時,本土台灣人的信念是:"台灣人歷史上四百年的第一戰"。極具「歷史感」的大選,却氣壞中國矣!奇怪喔!台灣人自己作主人辦喜事,干你中國何事? 然後,中國共匪對台灣南北兩大港,基隆港和高雄港的外海發射沒鳥用的「M族導彈」來恐嚇台灣人。那時候,在台灣有「親中國」的共匪媒體的嬌滴滴女記者,在台北市敦化南路遠企大樓附近的人行道上,攔路截問路人,甲、乙、丙、丁•••;俺是路人的其中之一:"大哥!有聽過對岸導彈射向台灣的軍事演習嗎?怕不怕?"。 當時,正好有「建國黨」候選人的宣傳車在慢車道上靠近過來;車上的候選人向俺打拱拜託。人家就是意思到了!俺和採訪記者小姐一同看過去,俺隨即舉左手比出「大拇指」給「讚」。記者稍後說:"知道大哥的意思了!謝謝您受訪!"。 那也是俺的人生第一次被媒體在路上截訪;鳥事都没問完,就鳥獸散去矣。那陣子,俺有朋友招呼,集團搭船去海上「觀落彈」;說笑的可能性較大!不過,看輕共匪「畫老虎LP」的「戰術輕視」是真的!證之於近期,被中國皇帝習近平恨之入骨而被全部「一鍋端」,抓人查辦「中國火箭軍」高層軍官「不可信任」的事變;可證中國對台灣射飛彈的自欺效果,實不如找「台灣代理人」的介選。 近日,一號和三號總統候選人為了"中國總是幫你助選!"的爭寵而烙下「心結」。 這就彰顯了主人意志和臣妾爭媚的對照。三號否認一號的指控;然而,近期檢察官起訴案中,有「在地協力者」收共匪的資金,受其指示虛構特定候選人領先的選舉民調。然而,一號也曾經自敘:"中國方面一直要我出來選!"。 臣妾爭寵,都是被主子玩弄後可丟棄的對象。選情不利自己時,至少要為自己留下清白,不可讓外力介入貽害自己和台灣,自證孔子所說的:「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法哲學筆記 - 《「不好意思」》

圖片
國政大選前的最後一場副總統候選人的政見辯論會上,中國國民黨的副總統候選人趙少康承認:"中華民國憲法有點荒謬卻是保命符•••"。 「荒謬」是本質的、直觀的,沒有「有點」或「全部」而適用「比例原則」的「正當性」;「荒謬」不改,總是無助於進步,就會落入「差不多即可!」、「大家錯就是對!」的自欺欺人的「更荒謬」困境中。想像一下:「懷孕」,是有或無的檢定;可以說「有點懷孕」嗎? 憲法是「國之根本大法」,知道「有點荒謬」而辯護之,實在「不好意思」;那是自欺欺人的良知問題。「中華民國憲法」的固有疆域,包含五個聯合國會員國,而自己的「國號」却只留在「聯合國憲章」上,已沒有國家實體的代表在聯合國內。不只「有點荒謬」。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固有疆域中,包括早於中華民國成立前,即從「清帝國」退盟的「蒙古」;包括現在已是獨立國的「蒙古國」,其政、學界仍有主張「南蒙古」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疆域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行政建制上稱「南蒙古」為「內蒙古自治區」。 「中華民國」的行省建制,在中國大陸時期的「塞北四省」;地圖上標誌有熱河省、察哈爾省、綏遠省、寧夏省。目前,在台北市的街道命名仍有中國各省;還有「寧夏路夜市」、「熱河街生煎包」等趣點供遊人觀光。 法律上有「情勢變更」的應變解釋,包括替「有點荒謬」解釋圓說;浪漫些!說些故國月明中,只能思古抒情;然而,若不能走出荒謬,面對現實和追求前方的真實,人民將陷溺在荒謬的困境和週期陣痛中。 事的「統一」,包括政治上的、思想上的;於是有「大一統」的強制企圖,却必須服從「主觀企圖無法改變客觀發展方向」的制約。 新年之前一日,「北韓」發佈國政方向,宣佈:「永遠不追求韓民族國家的統一」;這是務實而高遠的「作自己、是自己」的政策。 「統一懸念」的領土擴張野心迫使自己製造更多的不務實和困境。金正恩的務實宣佈,值得仍陷溺在自欺於「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語境的「中國墨索里尼」、「習近平皇帝」,學習之和參考之。 說來「不好意思」,對非自己所有的權力和資源覬覦之而有掠奪的野心,是「山寨土匪」擄掠民女的野蠻心態。去年底,中國有媒體將台灣「護國神山」的「台積電」(TSMC)列為「2023年中企500強」的「榜首」;有中國的「良心網民」留言:「不好意思」!這是難得的「良心未泯」的務實,值得鼓勵!

法哲學筆記 - 《「憲法的死去活來」》

圖片
民主進步黨的總統候選人,賴清德,在政見會上曾述及:"「把中華民國當成兩岸的護國神山,到底是要促進和平,還是給台灣帶來災難•••!";後來補正:承認其中有「失言」;原想論述的指涉是,"把中華民國「憲法」當成兩岸的•••,到底•••,還是給台灣帶來「災難」";話急中漏言「憲法」二字。 究其前後表述的差別和語出的背景,乃是回應在野的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侯友宜曾表述的「中國政策」,大意為,若能當選總統,將以「中華民國憲法」下的「九二共識」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互動;並且,自比此一政策乃是保護台灣的「護國神山」。 即言及憲法,則所涉者,土地上共同生活的人民、政府、社會制度、信仰的願景;活生生的自由意志若以神山自比,未免流於神學語境,猶太人先知摩西式的神諭。難以讓人理解的虛構,何來「護國」? 何況中華民國憲法,曾徒有行憲之名,却被「戒嚴法」、「戒嚴令」、「總動員法」,諸多法令所凍結。總統和國會代議士享有特權,而且長期不改選。 中國國民黨的已故總裁蔣介石「總統」,1950年的3月13日,在陽明山莊會議上,向黨徒表述《「復職的使命與目的」》時說:"「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 然而,蔣介石總裁又復職總統。俺在學生時代,多次被學校的老師、教官帶領,振臂呼喊:"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萬萬歲!"。 中華民國是「死去活來」嗎?蔣總統和中國國民黨架空憲法的專制意志才是關鍵。人民期待的人權正義何在?台灣被「外來的中華民國政府」實施長達三十七年的「戒嚴時期」,人民的權利和財產、自由權、平等權、人的尊嚴等都受到「中國國民黨國外來政權」的貶抑。 這段歷史,走過那個時代者,稱之為土地和人民的「災難」,算是公允的形容,也只能無奈地包容看待「非常時期」的「大局為重」。 對比當前的在野黨聽命於中國共匪介選話術指令的各種劣行;當年的「消滅萬惡共匪」口號和蔣介石總統在金門的「毋忘在莒」勒石,已成「誤會」一場。 拉丁文的法律智慧也衍生出,最高法律的憲法,是生成於土地上有共同生活經驗的人民,不懈地追求公平正義的意志和共識。 在此理解者,正是情勢變更中,不拘泥於古法之法條,而與時俱進地望向高遠的價值。法哲學的國家法權論述,對於神學化國家地位是保留的,在於國家有罪惡的性格,壓迫、